金剛般若論
    发布时间:2012/8/16 16:33:53  点击次数:1720  来源:菩提佛网

    無著菩薩 造

    隋南印度三藏達磨笈多 譯

     

    編者註:《大藏經》中此論收有兩個版本:宋元版和明版。兩版各有長處,可互資參閱。此系宋元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  出生佛法無與等  顯了法界最第一

      金剛難壞句義聚  一切聖人不能入

      此小金剛波羅蜜  以如是名顯勢力

      智者所說教及義  聞已轉為我等說

      歸命彼類及此輩  皆以正心而頂禮

      我應精勤立彼義  解釋相續為自他

      成立七種義句已,此般若波羅蜜即得成立。

      七義句者:(一)種性不斷,(二)發起行相,(三)行所住處,(四)對治,(五)不失,(六)地,(七)立名,此等七義句,於般若波羅蜜經中成立,故名義句。於中前六義句,顯示菩薩所作究竟。第七義句,顯示成立此法門故,應如是知。

     

      (一)「種性不斷」者,此般若波羅蜜,為佛種不斷故流行於世,為顯此當得佛種不斷義故。

      上座須菩提最初說言:「希有世尊,云何如來以第一善攝攝受所有菩薩摩訶薩也。」如是等。於中「善攝」者,謂已熟菩薩於佛證正覺轉法輪時,以五種義中菩薩法而建立故。「付囑」者,彼已得攝受菩薩等,於佛般涅槃時,亦以彼五義如是建立故。

      此「善攝」「付囑」二種,顯示種性不斷。

     

      (二)「發起行相」者,如經云「云何菩薩應住」如是等。彼應住者謂欲願故;應修行者,謂相應三摩皱帝故;應降伏心者,謂折伏散亂故。

      於中欲者正求也;願者為所求故作心思念也;相應三摩皱帝者,無分別三摩提也;折伏散亂者,若彼三摩皱帝心散,制令還住也。第一者顯示攝道,第二者顯示成就道,第三者顯示不失道。

     

      (三)「行所住處」者,謂彼發起行相所住處也。

      此復有十八種應知:所謂﹝一﹞發心,﹝二﹞波羅蜜相應行,﹝三﹞欲得色身,﹝四﹞欲得法身,﹝五﹞於修道得勝中無慢,﹝六﹞不離佛出時,﹝七﹞願淨佛土,﹝八﹞成熟眾生,﹝九﹞遠離隨順外論散亂,﹝十﹞色及眾生身搏取中觀破相應行,﹝十一﹞供養給侍如來,﹝十二﹞遠離利養及疲乏熱惱故。不起精進及退失等,﹝十三﹞忍苦,﹝十四﹞離寂靜味,﹝十五﹞於證道時遠離喜動,﹝十六﹞求教授,﹝十七﹞證道,﹝十八﹞上求佛地,是為十八種住處。

      於中菩薩應如是住,為滅度一切眾生故。

      發心已於波羅蜜等中相應修行,為得如來色身及法身故。

      發生樂欲應遠離證道中障礙心,既離慢等、喜動等心已,為證道故應求教誡,然後得彼證道,自此已上皆求佛地,此等如是次第相續。

      於中:

      ﹝一﹞為發心故,經言:「此菩薩應生如是心」等。

      ﹝二﹞為波羅蜜相應行故,經言:「菩薩不住於物,應行布施」等。

      ﹝三﹞為欲得色身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相具足見如來不?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四﹞法身復有二種,謂1、言說法身,2、證得法身。此證得法身亦有二種,謂(1)智相、(2)福相。

      1、言說法身者,謂修多羅等。為欲得此法身故,經言:「世尊!頗有眾生,於未來世,」如是等。於不顛倒義想是為實想,應知如言執義彼非實想。

      2、(1)為欲得智相法身故,經言:「有法如來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」如是等。2、(2)為欲得福相法身故,經言:「若此三千大千世界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五﹞為修道得勝中無慢故,經言:「須嚧多阿般那頗作是念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六﹞為不離佛出時故,經言:「有法如來於然燈佛所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七﹞為願淨佛土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有如是言,我成就莊嚴國土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八﹞為成熟眾生故,經言:「須菩提譬如有丈夫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九﹞為遠離隨順外論散亂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恒伽河所有沙,復有爾許恒伽河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﹞為色及眾生身搏取中觀破相應行故,經言:「須菩提!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地塵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一﹞為供養給侍如來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三十二大丈夫相,見如來應正遍覺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二﹞為遠離利養疲乏熱惱,於精進若退若不發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女人若丈夫捨恒伽河沙等身」如是等。

      於中身有疲乏,心有熱惱,以此二種,於彼精進,若退若不發。

      ﹝十三﹞為忍苦故,經言:「若如來忍波羅蜜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四﹞為離寂靜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女人、若丈夫,於此法門受持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五﹞為證道時遠離喜動故,經言:「世尊云何菩薩應住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六﹞為求教授故,經言:「有法如來於燃燈如來所,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七﹞為證道故,經言:「須菩提譬如丈夫妙身大身」如是等。於中妙身者,謂至得身成就身得畢竟轉依故。

      大身者,一切眾生身攝身故。

      ﹝十八﹞自此已上皆求佛地應知。

      彼佛地復有六種具足攝轉依具足:所謂1、國土淨具足,2、無上見智淨具足,3、隨形好身具足,4、相身具足,5、語具足,6、心具足。

      彼6、「心具足」中,復有:(1)念處,(2)有正覺,(3)有施設大利法,(4)有攝取法身,(5)有不住生死涅槃,(6)有行住淨應知。

      (6)此「行住淨」中,復有A、威儀行住,B、有名色觀(編者註:疑缺「破」字)自在行住,C、有不染行住應知。

      此C、「不染」中,復有(A)說法不染,(B)流轉不染應知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1、為國土淨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菩薩如是言,我國土莊嚴成就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2、為無上見智淨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肉眼不?乃至若此三千大千世界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3、為隨形好身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色身成就見如來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4、為相身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相具足見如來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5、為語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作是念我說法耶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(1)為念處故,經言:「須菩提非眾生非不眾生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2)為正覺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頗有法如來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3)為施設大利法故,經言:「復次,須菩提!三千大千世界中,所有須彌山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4)為攝取法身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相具足見如來不」如是等。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相具足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莫作是念」者,此義明相具足體非菩提,亦不以相具足為因也,以相是色自性故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5)為不住涅槃故,經言:「須菩提如是念發行菩薩乘者,有法說斷滅耶」如是等。為不住流轉故,經言:「須菩提菩薩於福聚,不應受不應取」如是等。受者說有故,取者取彼道故,如福聚及果中皆不應者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6)「行住淨」中,A、為威儀行住故,經言:「若有如是言,如來若去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6)「行住淨」中,B、為名色觀破自在行住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復善家子、善家女,以所有三千大千世界中地塵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6)「行住淨」中,C、「不染行住」中,(A)為說法不染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復菩薩,以無量無數世界」如是等。

      6、「心具足」中(6)「行住淨」中,C、「不染行住」中,(B)為流轉不染故,說偈言:如星翳燈幻,露泡夢電雲,於諸有為法,應當如是觀。

      此偈顯示四種有為相:a、所謂自性相,b、著所住味相,c、隨順過失相,d、隨順出離相。

      a、於中自性相者,共相見識此相如星,應如是見,何以故?無智闇中有彼光故,有智明中無彼光故。

      人法我見如翳,應如是見,何以故?以取無義故。

      識如燈,應如是見,何以故?渴愛潤取緣故熾然。

      b、於中著所住味相者,味著顛倒境界故,彼如幻,應如是見,何以故?以顛倒見故。

      c、於中隨順過失相者,無常等隨順故。

      彼露譬喻者,顯示相體無有,以隨順無常故;彼泡譬喻者,顯示隨順苦體,以受如泡故,若有受皆是苦故隨有,應知彼苦生故是苦苦,破滅故是壞苦,不相離故是行苦。

      復於第四禪及無色中,立不苦不樂受以勝故。

      d、於中隨順出離相者,隨順人法無我,以攀緣故,得出離故。

      說無我以為出離也。隨順者,謂過去等行,以夢等譬喻,顯示彼過去行,以所念處故如夢。

      現在者不久時住,故如電。

      未來者彼监惡種子似虛空,引心出故如雲,如是知三世行轉生已,則通達無我,此顯示隨順出離相。

     

      彼住處等略為八種,亦得滿足。所謂﹝一﹞攝住處,﹝二﹞波羅蜜淨住處,﹝三﹞欲住處,﹝四﹞離障礙住處,﹝五﹞淨心住處,﹝六﹞究竟住處,﹝七﹞廣大住處,﹝八﹞甚深住處。

      於中﹝一﹞攝住處者,謂發心。

      ﹝二﹞波羅蜜淨住處者,謂波羅蜜相應行。

      ﹝三﹞欲住處者,謂欲得色身、法身。

      ﹝四﹞離障礙住處者,謂餘十二種。

      ﹝五﹞淨心住處者,謂證道。

      ﹝六﹞究竟住處者,謂自此已上皆求佛地。

      ﹝七﹞廣大及﹝八﹞甚深住處者,通一切處。

      於初住處中,若說菩薩應生如是心,所有眾生如是等,此為廣大;若復說言若菩薩眾生想轉如是等,此為甚深;於第二住處中,若說菩薩不住於事,應行布施如是等,此為甚深;若復說言彼所有福聚,不可量取如是等,此為廣大。

      如是於餘住處中,廣大、甚深等,隨所相應應知。

     

      (四)已說住處,何者對治?彼如是相應行相行諸住處時,有二種對治應知:謂﹝一﹞邪行及﹝二﹞共見正行。

      此中見者,謂分別也。

      於初住處中,若說「菩薩應生如是心,所有眾生」等,此是邪行對治,「生如是心」是菩薩邪行。

      若復說言「若菩薩有眾生想轉」等,此為共見正行對治。此分別執菩薩亦應斷,謂我應滅度眾生故。

      於第二住處中,若說「應行布施」,此為邪行對治,非無布施是菩薩邪行。

      若復說言「住於事」等,是共見正行對治。此分別執菩薩亦應斷,謂應行布施故。

     

      (五)何者不失?謂離二邊。云何二邊?謂﹝一﹞增益邊,﹝二﹞損減邊。

      若於如言辭法中,分別執有自性,是增益邊;若於法無我事中,而執為無,是損減邊。

      於中若說言「世尊若福聚非聚」者,此遮增益邊,以無彼福聚分別自性故。

      若復說言「是故如來說福聚」,此遮損減邊。以彼雖不如言辭有自性而有可說事,以如來說福聚故。此得顯示如是。

      「須菩提!佛法佛法者,如來說非佛法」者,此遮增益邊。「是名佛法」者,此遮損減邊。

      於中「如來說非佛法」者,顯示不共義;「是名佛法」者,顯示相應義。

      何者是相應?若佛法,如說有自性者,則如來不說佛法。以雖不說,亦自知故,是故無有自性。為世諦故,如來說名佛法。如是於一切處,顯示不共及相應義應知。

      復次,佛法者,攝波羅蜜事及念處等菩提分應知。菩薩離此二邊故。於彼對治不復更失故名不失。

     

      (六)何者「地」,此地有三種:謂﹝一﹞信行地,﹝二﹞淨心地,﹝三﹞如來地。於中﹝一﹞前十六住處顯示信行地,﹝二﹞證道住處是淨心地,﹝三﹞上求佛地,究竟住處是如來地。

     

      (七)云何立名?名「金剛能斷」者?此名有二義相應知。如說入正見行、入邪見行故。

      「金剛」者,細牢故,細者智因故,牢者不可壞故。「能斷」者般若波羅蜜中,聞思修所斷。如金剛斷處而斷故,是名「金剛能斷」。

      又如畫金剛形,初後闊,中則狹,如是般若波羅蜜中狹者,謂淨心地;初後闊者,謂信行地、如來地,此顯示不共義也。

      彼五種義句上上依止應知,彼等皆依止地故。

     

      (編者註:此處開始正釋經文)

     

      說修多羅身相續,此義句今當說,世尊何故以寂靜者威儀而坐也?顯示唯寂靜者,於法能覺能說故。

      何故上座須菩提問也?有六因緣:﹝一﹞為斷疑故,﹝二﹞為起信解故,﹝三﹞為入甚深義故,﹝四﹞為不退轉故,﹝五﹞為生歡喜故,﹝六﹞為正法久住故。即是般若波羅蜜令佛種不斷。

      云何以此令佛種不斷也?

      ﹝一﹞若有疑者,得斷疑故。

      ﹝二﹞有樂福德而心未成熟諸菩薩等,聞多福德,於般若波羅蜜起信解故。

      ﹝三﹞已成熟心者,入甚深義故。

      ﹝四﹞已得不輕賤者,由貪受持修行,有多功德不復退轉故。

      ﹝五﹞已得順攝及淨心者,於法自入及見生歡喜故。

      ﹝六﹞能令未來世大乘教久住者故。

      若略說:疑者令見故;樂福德及心已成熟諸菩薩等攝受故;已得不輕賤者令精勤心故。已淨心者令歡喜故。

      諸菩薩有七種大故,此大眾生名摩訶薩埵。

      何者七種大?謂﹝一﹞法大,﹝二﹞心大,﹝三﹞信解大,﹝四﹞淨心大,﹝五﹞資糧大,﹝六﹞時大,﹝七﹞果報大,如菩薩地持中說。

      經言:「善攝第一善攝」者,於諸菩薩所,何者善攝?何者第一也?

      利樂相應為善攝第一,有六種應知:﹝一﹞時,﹝二﹞差別,﹝三﹞高大,﹝四﹞牢固,﹝五﹞普遍,﹝六﹞異相。

      ﹝一﹞何者時?現見法及未來故。彼菩薩善攝中,樂者是現見法,利者是未來世。

      ﹝二﹞何者差別?於世間三摩皱帝及出世聖者,聲聞獨覺等善攝中差別故。

      ﹝三﹞何者高大?此善攝無有上故。

      ﹝四﹞何者牢固?謂畢竟故。

      ﹝五﹞何者普遍?自然於自他身善攝故。

      ﹝六﹞何者異相?於未淨菩薩善攝中勝上故。

      經言:「第一付囑」者,何者第一付囑?

      有六種因緣:﹝一﹞入處,﹝二﹞法爾得,﹝三﹞轉教,﹝四﹞不失,﹝五﹞悲,﹝六﹞尊重。

      ﹝一﹞何者入處?於善友所善付囑故。

      ﹝二﹞何者法爾得?已得善攝,菩薩於他所法爾善攝故。

      ﹝三﹞何者轉教?汝等於餘菩薩應當善攝,是名轉教,此等三種,如其次第,即是﹝四﹞不失,及﹝五﹞悲﹝六﹞尊重等應知。

      何故唯問發行?菩薩乘為三種菩提差別故,以善問故,於上座須菩提所應稱善哉。所有眾生眾生所攝者,總相說也。

      卵生等者,差別說也。又受生依止境界所攝差別應知,乃至化生等者受生別故。若有色若無色者,依止別故。若有想若無想,若非有想非無想者,境界所攝別故。所有眾生界施設住施設已者,謂上種種相住眾生界佛施設說也。

      「我皆令入涅槃」者,何故願此不可得義生所攝故?無過以皆是生故。

      如所說卵生等生並入願數者,彼卵生濕生無想及非有想非無想等則不能。

      云何能令一切眾生入涅槃也?有三因緣故:﹝一﹞難處生者待時故,﹝二﹞非難處生未成熟者成熟之故,﹝三﹞已成熟者解脫之故。

      何故說無餘涅槃界不直說涅槃?若如是,便與世尊所說,初禪等方便涅槃不別故,彼自以丈夫力故,無佛亦得但非究竟。

      何故不說有餘涅槃界?彼共果故自以宿業,又值佛說而得果故,又非一向身苦有餘故。

      如是涅槃及有餘涅槃等,丈夫力果故共果故,非究竟果故非一向果故,是故說無餘。

      如是無量眾生入涅槃已者,顯示卵生等生一一無量故。

      無有眾生得涅槃者,此何義?如菩薩自得涅槃,無別眾生。

      何以故?若菩薩眾生想轉,則不名菩薩者,此何義?若菩薩於眾生,所他想轉非自體想,不名菩薩故。何以故?若眾生想、命想、人想轉,不名菩薩者,此何義?若以煩惱心取眾生、命、人想轉,彼則有我想及於眾生。

      中有眾生想轉,菩薩於彼不轉,已斷我見故,得自行(行者謂五陰行)平等相故,信解自他平等。彼菩薩非眾生、命、人取見者,此是其義。

      復次,經言:「菩薩應生如是心」者,顯示菩薩應如是住中欲願也。

      若菩薩我想轉,不名菩薩者,顯示應如是修行中,相應三摩皱帝時也。

      若眾生想、命想、人想轉,不名菩薩者,顯示應如是降伏心中攝散時也。

      如菩薩相應三摩皱帝散時,眾生想亦不轉,如彼爾焰相住故。

      是故無有眾生得涅槃者,此得成就彼欲願者,攝諸住處為最勝彼相應行相行,餘住處時,依止欲願決定得故,此欲願義不復解釋。

      自此後餘住處中,有五種隨所相應而解釋應知:﹝一﹞依義,﹝二﹞說相,﹝三﹞攝持,﹝四﹞安立,﹝五﹞顯現。﹝一﹞住處對治為依義,﹝二﹞即彼住處為說相,﹝三﹞欲願為攝持,﹝四﹞住處第一義為安立,﹝五﹞相應三摩提為顯現。

      於「八種住處」之﹝二﹞波羅蜜淨住處中,經言:「菩薩不住於物,應行布施」等。此為「五種隨所相應」之﹝一﹞依義,顯示對治住著故,經言:「應行施」者,此為「五種隨所相應」之﹝二﹞說相,六波羅蜜初攝一切檀那體性故。檀那有三種:1、資生施者,謂檀那波羅蜜,2、無畏施者,謂尸羅波羅蜜、羼提波羅蜜,3、法施者,謂毘梨耶波羅蜜、禪那波羅蜜、皱羅腎攘波羅蜜等。

      若無精進,於受法人所,為說法時,疲惓故不能說法。

      若無定,則貪於信敬供養,及不能忍寒熱等,逼惱故染心說法。

      若無智慧,便顛倒說法,多有過故。不離此三得成法施。

      彼諸波羅蜜有二種果,謂未來、現在。

      1、未來果者,檀那波羅蜜得大福報;尸羅波羅蜜得自身具足,謂釋梵等;羼提波羅蜜得大伴助、大眷屬;毘離耶波羅蜜得果報等不斷絕,禪那波羅蜜得生身不可損壞;皱羅腎攘波羅蜜得諸根猛利及多諸悅樂,於大人眾中得自在等。

      2、現在果者,得一切信敬供養,及現法涅槃等。於中若菩薩求未來果故行施,為住物行施,如所施物還望得彼物果。

      是故經言:「不住於物應行布施。」

      若求未來尸羅等果故行施,為有所住行施;是故經言:「無所住應行布施。」尸羅等果有眾多,不可分別故,總名有所往。

      若求現在果,信敬供養等故行施,為住色聲香味觸行施故,經言:「不住色」等。

      若求現法涅槃故行施,為住法行施故,經言:「不住於法應行布施」。

      又經言:「應行布施」者,即說「五種隨所相應」之﹝三﹞攝持施之欲願故。

      經言:「不住行施」者,即此不住為「五種隨所相應」之﹝四﹞安立第一義故。

      於中以不住故,顯示如所有事第一義不住物等,是所有事。

      (編者註:此為「五種隨所相應」之﹝五﹞顯現三摩地。)經言:「菩薩應如是行施,不住於相想」者,此為顯示,謂相應三昧及攝散心,於此二時不住相想,如是建立不住已,或有菩薩貪福德故,於此不堪。

      為令堪故,世尊顯示不住行施,福聚甚多,猶如虛空。

      有三因緣:﹝一﹞遍一切處,謂於住不住相中福生故。﹝二﹞寬廣高大殊勝故。﹝三﹞無盡究竟不窮故。

      為欲得色身住處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相具足見如來不?」此為依義顯示,對治如來色身慢故,經言:「相具足」者,此為說相,顯示如來色身故。

      上座須菩提言「不也」,為成滿此義故。世尊說:「須菩提!所有相具足」者,彼為虛虛此即顯欲願,於如是義中應攝持故。

      及即是安立第一義,於第一義中相具足為虛妄,非相具足為不虛妄。

      經言:「如是諸相非相,應見如來」者,此為顯現,謂相應三昧及攝散心時,於彼相中非相見故。

      為欲得言說法身住處故,經言:「頗有眾生於未來世,於如是修多羅句說」等,於中修多羅句說者,謂所有義應知。何者為句?如上所說七種義句。

      上座須菩提作是念:「於未來世無有生實想」者,為遮此故,「世尊言:有正法欲滅時」者,謂修行漸滅時應知。

      次後世尊為如是顯示修行,如是集因,如是善友攝受,如是攝福德相應,如是實想中當得實想故。

      經言:「有戒有功德有智慧」者,此增上戒等三學,顯示修行功德者,少欲等功德為初,乃至三摩提等。

      經言:「已得供養無量百千諸佛,乃至一心淨信」等。此顯示集因,一心淨信尚得如是業,何況生實想也。

      經言:「如來悉知」者,知名身,「如來悉見」者,見色身,謂於一切行住所作中,知其心,見其依止故。此等顯示善友所攝。

      經言:「生取無量福聚」者,此顯示攝福德。「生」者福正起時故,「取」者即彼滅時攝持種子故。

      經言:「是諸菩薩無復我想眾生想轉」,乃至言「若法想轉,即為有我取」者,此顯示實想對治五種邪取故。

      何者五邪取:﹝一﹞外道,﹝二﹞內法凡夫及聲聞,﹝三﹞增上慢菩薩,﹝四﹞世間共想定,﹝五﹞無想定。

      第一者,我等想轉;第二者,法想轉;第三者,無法想轉,此猶有法取,有法取者,謂取無法故;第四者,有想轉;第五者,無想轉。

      是諸菩薩於彼皆不轉也,此中顯了有戒乃至當生無量福聚等。

      經言:「何以故」者,此言是中邪取但法,及非法想轉,非我等想,以想及依止不轉故。然於我想中隨眠不斷故,則為有我取。

      是故經言:「是諸菩薩,若起法想則為有我取」等,「若無法想轉,則為有我取」等;此我等想轉中,餘義猶未說。

      經言:「則為有我取」者,於中取自體相續為我想,我所取為眾生想,謂我乃至壽住取為命想,展轉趣餘趣取為人想應知。

      於中言當生實想者,此為依義顯示對治不實想故。

      言於此修多羅句說中者,此為說相顯示言說法身故。

      即彼當生實想中,言「當生」者是欲願,「攝持」者是諸菩薩無復我想,「轉」等者是安立第一義,「須菩提!不應取法非法」者是顯了。

      謂相應三摩皱帝及攝散心時,不應取法非法者,於法體及法無我並不分別故。

      又言說法身要義者,經言:「以是義故,如來常說县喻法門」,若解此者,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?故「法尚應捨」者,實想生故;「何況非法」者,理不應故。

      略說顯示菩薩欲得言說法身,不應作不實想,為欲得智相,至得法身住處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有法如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正覺耶?」此為依義顯示,翻於正覺菩提耶;故說法者,正覺所攝故。

      經言:「有法可說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是為說相顯示至得法身故。無有定法者,上座須菩提導佛意故。

      世諦故有菩提及得,是為欲願攝持,以方便故二俱為有,若如世尊意說者,二俱無有,為顯此故言,如我解世尊所說義等。

      經言:「何以故?如來所說法,不可取,不可說,非法、非非法」者,是安立第一義,由說法故知得菩提故。

      於說法中安立第一義,於中不可取者謂正聞時,不可說者謂演說時,非法者分別性故,非非法者法無我故。

      經言:「何以故?以無為故,得名聖人」者,無為者,無分別義也,是故菩薩有學得名。無起無作中,如來轉依,名為清淨,是故如來無學得名。

      於中初無為義者,三摩皱帝相應,及折伏散亂時顯了故。第二無為,唯第一義者無上覺故。自此已後,一切住處中,皆顯以無為故,得名聖人應知。

      前諸住處中未說無為得名,於此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無為已竟。福相至得法身住處云何顯示,即彼所有言說法身出生如來福相,至得法身於彼乃至說一四句偈生福甚多。況復如來所有福相,至得法身。

      以何因緣於言說法身中如是說一四句偈,能生多福,為成就此義。故經言:「何以故?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此出」者,於中普集十法行阿含故。

      「諸佛世尊從此生」者,世諦故,言佛出生以有菩提故,即此二並故名為佛、法,以菩提及佛故,經言:「須菩提!佛法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」

      復次,經言:「其所生福勝彼無量阿僧祇」者,此為依義顯示對治福不生故;於中其福者,此為說相顯示福相法身故。「勝彼」者顯示欲願攝持故。

      經言:「世尊!是福聚即非福聚,是故如來說福聚」及言「須菩提!佛法佛法者即非佛法,是名佛法」者,以此福聚及佛法,為攝取如來福相法身中安立第一義故,為隨順無為得名故。相應三摩皱帝及折伏散亂,不復顯了。

      言「甚多婆伽婆,甚多修伽陀」二語者,顯示攝心持心,以攝自心故言受持,為他說者解釋句味故。無量者,過譬喻故;阿僧祇者,顯多故。

      已說「八種住處」之﹝三﹞欲住處竟,今說﹝四﹞離障礙住處,有十二種障礙對治應知。

      何者十二障礙:1、慢,2、無慢而少聞,3、多聞而小攀緣作念修道,4、不小攀緣作念修道而捨眾生,5、不捨眾生而樂隨外論散動,6、雖不散動而破影像相中無巧便,7、雖有巧便而福資糧不具,8、雖具福資糧而樂未懈怠及利養等,9、雖離懈怠利養而不能忍苦,10、雖能忍苦而智資糧不具,11、雖具智資糧而不自攝,12、雖自攝而無教授。

      1、初中為離慢故,經言:「須陀洹頗作是念:我得須陀洹果」等。此為依義顯示對治我得慢故。

      又復「須陀洹頗作是念」者,即為說相顯示無慢故。亦即是欲願攝持,經言:「世尊!無有所入,不入色聲香味觸」者,此為安立第一義。

      若須陀洹如是念:「我得須陀洹果」,即為有我想;若有我想,則為有慢應知,如是乃至阿羅漢亦爾。

      上座須菩提自顯無諍行第一,及阿羅漢共有功德者,以己所證為令信故,以無有法得阿羅漢,及無所行故,說無諍行,無諍行此中即為安立第一義。

      2、為離少聞故,經言:「如來於然燈如來應供正遍知所,有法可取耶」等。謂彼佛出世承事供養時,有法可取離此分別故。依義等及對治等,隨義相應應知。

      3、為離小攀緣作念修道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有菩薩如是言,我當成就嚴淨佛土」等。若念嚴淨土者,則於色等事分別生味著,為離此故,經言:「是故須菩提,菩薩應生如是不住心無所住,不住色聲香味觸法」等。

      4、為離捨眾生故,經言:「須菩提譬如有人,身如須彌山王」如是等,此何所顯示?為成熟欲界眾生故。

      彼羅绚阿修羅王等,一切大身量如須彌,尚不應見其自體,何況餘者,經言:「如來說為非體」者,顯示法無我故。彼體非體者,顯示法體無生無作故。此即顯示自性與相及差別故。

      5、為離樂外論散亂故。經說「四種因緣」,顯示此法勝異也。

      (1)攝取福德,(2)天等供養,(3)難作,「八種住處」之﹝二﹞4起如來等念。

      經言:「以此因緣得福多彼」者,是(1)攝取福德。

      經言:「為他若說若授若解釋,彼地分即是支提相」者,是(2)天等供養。

      經言:「當得具足最上希有」者,是(3)難作。

      經言:「此地分即為教師住處,及餘可尊重」者,是(4)起如來等念。

      於中說者為他直說故,授者教授他故;顯示此樂外論散亂對治法勝異已。

      於如是法中,或起如言執義為對治,彼未來罪故,經言:「如來所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」故,如般若波羅蜜非波羅蜜,如是亦無有餘法,如來說者為顯此義故,經言:「頗有法如來可說不?」此顯示自相及平等相法門第一義也。

      6、為離於影像相自在中無巧便故,經言:「須菩提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地塵」如是等。彼不限量攀緣作意,菩薩恒於世界攀緣作意修習故。

      說三千大千世界,於中為破色身影像相故;顯示二種方便:1、細作方便,如經「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塵寧為多不」等。2、不念方便,如經「所有地塵如來說非塵,是名地塵」故。

      為破眾生名身影像相故,經言:「所有世界如來說非世界,是名世界」故,於中世界者顯眾生世也。但以名身名為眾生世,不念名身方便即是顯示故,彼名身影像相,不復說細作方便也。

      7、為離不具福資糧故,經言:「須菩提於意云何?以三十二大丈夫相見如來耶」者,顯示為福資糧故,親近供養如來時,不應以相成就見如來,云何見?應見第一義法身故。

      8、為離懈怠利養等樂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復婦女丈夫,捨恒河沙」等,「自身如是」等。此何所顯示?如此捨爾許自身,所有福不及此福。

      云何以一身著懈怠等故而為障礙,何故此中上座須菩提流淚而言,我未曾聞如是等法門也;以聞此勝福甚多,過於捨無量身,更不說餘勝福故。

      若聞如是勝福故,發起精進已。若於此法中生如義想,為離此過故,經言:「於說此修多羅中生實想者,當成第一希有」等。即於如是實想中,為離實想分別故,經言:「彼所有實想即非實想」如是等。

      經言:「世尊!我於此法門,若分別若信解不為希有,若當來世其有眾生,於此法門受持讀誦為他解釋,則為第一希有」如是等。

      此何義?為令味著利養過懈怠諸菩薩生慚愧故。於未來正法滅時,尚有菩薩於此法門受持故。無人等取及法取,云何汝等於正法興時,遠離修行不生慚愧也。

      經言:「是諸菩薩,無復我等想轉」者,顯示無人取也。「所有我想即非我想」者,顯示無法取也。

      經言:「何以故諸佛世尊離一切想」者,顯示諸菩薩順學相,諸佛世尊離一切想,是故我等亦應如是學,此等經文為離退精進故說,於中言,若分別若信解者,後句釋前句也。

      受者受文字也,攝者攝義也,為離不發起精進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,若聞說此修多羅章句時不驚」等者,以驚等,故不發起精進也。於聲聞乘中,世尊說有法及有空,於聽聞此經時,聞法無有故驚,聞空無有故怖,於思量時於二不有理中,不能相應故畏。

      更有別釋為三種無自性故應知,謂相生第一義等,無自性故,經言:「何以故?須菩提!如來說第一波羅蜜」者,此有何義?復說第二生慚愧處故。言此法如是勝上,汝等不應放逸。

      於中以於餘波羅蜜中勝故。名第一波羅蜜,經言:「如來說第一波羅蜜」者,「彼無量諸佛亦說波羅蜜」者,此言顯示一切諸佛同說第一,是故名第一。

      9、為離不能忍苦故,經言:「復次須菩提,如來說羼提波羅蜜」等。於中如所能忍,以何相生忍處?如忍差別顯示,對治彼因緣故。

      何者能忍謂達法無我故,云何得顯示?

      如經言:「如來說羼提波羅蜜」故。云何應知忍相,若他於己起惡等時,由無有我等想,故不生瞋想,亦不於羼提波羅蜜中生有想,於非波羅蜜中生無想。

      此云何顯示?如經:「如我昔為迦利王割截身分,我於爾時無有我想」等,及無想,亦非無想等。

      何者種類忍?謂極苦忍相續苦忍。此云何顯示?如經:「如我昔為迦利王割截身分」,及言「我憶過去五百生中,作忍辱仙人」等。不忍因緣者有三種苦:謂流轉苦,眾生相違苦,乏受用苦。

      於中如經:「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應離一切想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等。此為顯示流轉苦忍因緣對治。

      發菩提心者,以三種苦想故。則不欲發心故。說「應離一切想」等。此中一切想者,為顯如是等三苦想也。若「著色」等,則於流轉苦中疲乏故。菩提心不生故。

      經言:「不應住色,生心」等。如前說,不住非法者,謂非法無我也。於非法及法無我中皆不住故。為成就彼諸不往故。

      說遮餘事,如經應生無所住心,何以故?若心有住即為非住等,經言:「如是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,應如是布施」,乃至言「諸所有想即為非想」等。此顯示對治眾生相違苦忍,既為一切眾生而行於捨,云何於彼應生瞋也。

      由不能無眾生想,以此因緣故,眾生相違時即生疲乏故,顯示「人無我法無我」等。

      「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」等,此何所顯示?欲令信如來故能忍,於中真語者為顯世諦相故;實語者為顯世諦修行,有煩惱及清淨相故。

      於中實者,此行煩惱此行清淨故。如語者為第一義諦相故,不異語者為第一義諦修行,有煩惱及清淨相故。說此真語等已,於此中如言說性起執著。

      為遣此故,經言:「須菩提如來正覺法」及說,「於中無實無妄,無實者如言說性非有故。無妄者不如言說自性有故。」

      「須菩提譬如丈夫入闇」如是等,顯示乏受用苦忍因緣對治,若為果報布施,便著於事而捨施,彼於異施欲樂苦受中不解出離,猶如入闇不知我何所趣。

      彼谠欲樂亦爾,若不著於事而行布施,如有眼丈夫,夜過日出,見種種色隨意所趣,應如是見。彼無明夜過,慧日出已,種種爾焰,如實見之,彼不知解出離欲樂苦受故,谠樂欲樂。

      10、為離闕少智資糧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復善家子善家女,於此法門若受」等。此中為離三摩提攀緣,顯示與法相應。

      有五種勝功德:(1)如來憶念親近,(2)攝福德,(3)讚歎法及修行,(4)天等供養,(5)滅罪。

      (1)何者如來憶念親近?如經:「受持讀誦者,如來以佛智知彼,如來以佛眼見彼」等。於中受者習誦故,持者不忘故。若讀若攝(編者註:「攝」一本作「誦」)者,此說受持因故。

      為欲受故讀,為欲持故攝誦,又復讀者習誦故。攝者總覽義故。

      (2)何者攝福德?如經:「是諸眾生,生如是無量福德聚」等。

      (3)何者讚歎法及修行?如經:「復次須菩提,此法門不可思不可稱」等。此為讚歎法,於中不可思者,唯自覺故。不可稱者,無有等及勝故。

      經言:「又此法門,如來為發最上乘者說,為發最勝乘者說」者,此成就不可稱義,於中餘乘不及故,最上煩惱障智障淨故,最勝應知。

      經言:「若於此法門受持,乃至如來悉知見」等者,此為讚歎修行。於中「是諸眾生成就無量」者,是總說,「不可思不可稱不可量」者,解釋故。是等即為荷擔我菩提者,謂肩負菩提重擔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下信解」者,不能聞此法者,謂聲聞獨覺乘者故。經言:「若有我」等見者,謂有人我見眾生,而自謂菩薩者。

      (4)何者天等供養。如經:「復次,須菩提,隨所地分解說此修多羅處,常應供養,彼地分即為支提」等,於中「以華鬘燒香熏香塗香末香,衣蓋幢幡」等,「供養恭敬禮拜右遶」,故名支提。

      (5)何者滅罪?如經:「彼若為人輕賤,甚輕賤乃至當得菩提」等故。此毀辱事有無量門,為顯示此故復言甚輕賤。

      經言:「當得佛菩提」者,顯示罪滅故。前所說「以此因緣出生無量阿僧祇多福」者,今當解釋。

      彼無量阿僧祇義應知,威力者成熟熾然故。多者具足勝大故。於中如經:「須菩提,我憶阿僧祇過阿僧祇劫前」如是等,此顯示威力故。即是福聚威力,以彼所有福聚遠絕高勝故。

      此中阿僧祇劫者乃至燃燈,佛故應知過阿僧祇者,更過前故親近者,供養故。不空過者,常不離供養故。

      若復經言:「須菩提,若善男子善女人所得福聚若我說」者,「若有人聞心則狂亂」如是等。此顯示多故。

      或為狂因或得亂心果應知,此之彼威力及彼多等,何人能說。

      是故經言:「復次須菩提,此法門不可思議,果報亦不可思議」,此顯示彼福體及果不可測量,故為遠離自取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言,云何菩薩大乘中發心應住」等。何故復發起此初時問也?將入證道菩薩,自見得勝處,作是念:我如是住,如是修行,如是降伏心,我滅度眾生,為對治此故,須菩提問:「當於彼時如所應住,如所應修行,如所應降伏其心。」世尊答「應生如是心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:「須菩提,若菩薩眾生」等想轉者,為顯我執取或隨眠故。若言我正行菩薩乘,此為我取,對治彼故,經言:「須菩提!無有法發行菩薩乘」者。

      12、為離無教授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有法如來於燃燈如來所」等。又經言:「須菩提!若有法如來得正覺者,燃燈如來則不授記,汝當得」等。

      此有何意?若正覺法可說,如彼燃燈如來所說者,我於彼時便得正覺,燃燈如來則不授記,言汝當得等。以彼法不可說故。我於彼時不得正覺,是故與我授記,此是其義應知。

      又何故彼法不可說?如經:「須菩提!如來者,即是真如故。」如清淨故,名為如來,以如不可說故,作此說,清淨如名為真如,猶如真金。或言燃燈如來所,於法不得正覺,世尊後時自得正覺。

      為離此取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人如是言,如來正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:「須菩提,如來所正覺法,於是中不實不妄」者,顯示真如無二故。云何不實?謂言說故。不妄者,謂彼正覺,不無世間言說故。

      經言:「是故如來說一切法,即是佛法」者,此何義?顯一切法法如清淨故。如者遍一切法故,此是其義,又彼一切法法體不成就,為安立第一義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,一切法者悉是非法」,是名一切法故。為人證道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譬如有人,妙身大身」如是等。顯示人證道時,得智慧,故離慢。云何得智?有二種智故。謂攝種性智及平等智。

      若得智已,得生如來家,得決定紹佛種,此為攝種性智,得此智已能得妙身,若於此家長夜願生,既得生已便得彼身,是名妙身平等智。

      復有五種平等因緣:謂1、监惡平等,2、法無我平等,3、斷相應平等,4、無希望心相應平等,5、一切菩薩證道平等。

      得此等故得為大身,攝一切眾生大身故。於彼身中安立非自非他故。

      經言:「如來所說,有人妙身大身即非身,是故如來說名妙身大身」等。此於妙身等中安立第一義,如是等是為得智慧,云何離慢?如經:「若菩薩作是言」等。

      此云何可知?若作是念,我滅度眾生,我是菩薩,應知此是慢者,非實義菩薩,為顯示此故,經言:「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無眾生,若菩薩有眾生念,則不得妙身大身」故。

      彼為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1、淨國土三摩皱帝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,我當成就莊嚴國土,則非菩薩」,此義為於共見正行中轉故。為斷彼故安立第一義。

      經言:「即非莊嚴如來,說名莊嚴國土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:「須菩提,若菩薩信解無我法」,無我法者,此言為二種無我故。謂人無我、法無我。

      又經言:「如來說名菩薩」,菩薩者,為於彼二種無我中二種正覺故。

      此等云何顯示?若言我成就,即為人我取;莊嚴國土者,是法我取,此非菩薩。

      為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2、智淨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於意云何?如來有肉眼不?」如是等。如來不唯有慧眼,為令知見淨勝故。顯示有五種眼,若異此則唯求慧眼見淨故。

      於中略說有四種眼:謂色攝,第一義諦攝,世諦攝,一切種一切應知攝。色攝復有二種:謂法果、修果。此為五眼监境界故。是初色攝第一義智力故。世智不顛倒轉,是故第一義諦攝在先。

      於中為人說法,若彼法為彼人施設,此智說名法眼,一切應知中,一切種無功用智,說名佛眼,此等名為見淨。

      如經說恒河等譬喻,「所有若干種心住我悉知」等,此為智淨。

      於中心住者,謂三世心,若干種者,應知有二種:謂染及淨,即是共欲心、離欲心等。世者謂過去等分。於此二中安立第一義故。

      經言:「心住者即為非住,乃至過去心不可得」等。於中「過去心不可得」者,已滅故。未來者,未有故。現在者,第一義故。為應知中證故。

      安立見為教彼,彼眾生寂靜心故安立智,於此智淨中,說心住即非心住,如是見淨中,何故不說眼即非也?以一住處故,見智淨後安立第一義故,初亦得成就。

      為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3、自在具足故,經言:「此三千大千世界」等。於中亦安立第一義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!若福聚有實」等。於身具足中為好具足故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以色身成就見如來不?」如是等。於中亦以安立第一義故,經言:「如來說非成就」等。

      為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4、相身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相具足見如來不?」如是等。

      為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5、語具足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汝謂如來作是念:我說法也」如是等。於中安立第一義故,經言:「如來說法,說法者」等。

      於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,(1)為念處故,經言:「世尊!頗有眾生於未來世聞說是法」等。此處於諸眾生中顯示,如世尊念處故。彼非眾生者第一義故。非不眾生者世諦故。是人即為希有第一者,顯示說第一義,是不共及相應故。此文如前說。

      於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,(2)為正覺故,經言:「頗有法如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得正覺也」如是等。於中無有法者,為離有見過,已顯示菩提及菩提道故。彼復顯示菩提,有二種因緣,謂阿耨多羅語故。三藐三佛陀語故。

      於中經言:「微塵許法不可得不可有」者,此為阿耨多羅語故。此顯示菩提自相故,菩提解脫相故。彼中無微塵許法有體,是故亦無可得亦無所有應知,經言:「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」者,為三藐三佛陀語故。顯示菩提者人平等相,於中平等者以菩提法故。得知是佛。

      此中經言:「無有高下」者,顯示一切諸佛第一義中,壽命等無高下故,經言:「無壽者,無眾生得彼平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顯示菩提,於生死法平等相故,經言:「一切善法得正覺」者,顯示菩提道故,經言:「所言善法、善法者,如來說非善法」等。此安立第一義相故。

      於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,(3)為施設大利法故,經言:「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須彌」如是等。於中為安立第一義教授故,經言:「如來頗作是念我度眾生耶?」如是等。如來則有我等取者,此有何義?如來如爾焰而知是故。

      若有眾生想,如來則為有我取;若實無我而言有我取,為離此著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我取者即為非取」是如等。是故但小兒凡夫有如是取故,經言:「須菩提!凡夫、凡夫者,如來說非凡夫,是名凡夫」故。

      於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,(4)為攝取法身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應以相成就見如來不?」如是等。於中初偈顯示如所不應見不可見故。

      云何不可見?諸見世諦故。「是人行邪靜」者,定名為靜,以得禪者說名寂靜者故。又復禪名思惟修故。

      於中思者意所攝,修者識所攝,言寂靜者即說意及識,此世諦所攝應知。彼不應見佛者,謂彼世諦行者。第二偈顯示如彼不應見,及不應見因緣,謂初分次分,於中偈言以法應見佛者,法者謂真如義也。

      此何因緣?偈言:導師法為身故。以如為緣故。出生諸佛淨身,此不可見,但應見法故彼不應見。復何因緣故不可見?以彼法真如相故。非如言說而知,唯自證知故。不如言說者,非見實不能知故。

      為顯示此義故。偈言:法體不可見,彼識不能知。於此住處中得顯示,以法身應見如來非以相具足故。若爾如來雖不應以相具足見,應以相具足為因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離此著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相具足,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正覺也。」如是等。

      於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6、「心具足」中,(5)為不住生死涅槃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汝若作是念,發行菩薩乘者」如是等。於中經言:「於法不說斷滅」者,謂如所住法而通達,不斷一切生死影像法,於涅槃自在行利益眾生事,此中為遮一向寂靜故。

      顯示不住涅槃,若不住涅槃應受生死苦惱;為離此著故,經言: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」乃至「是故菩薩取福德」等。

      於中經言:「無我無生法忍」者何義?如來於有為法得自在故。無彼生死法我,又非業煩惱力生故,無生故名無我者,無生者此中云何得顯示?如說攝取餘福,尚於生死中不受苦惱,何況菩薩於無我無生法中,得忍已,所生福德勝多於彼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!菩薩不應受福聚」者,此顯示不住生死故。若住生死即受福聚,經言:「須菩提言:不應受福聚耶」者,此有何義?以世尊於餘處說應受福聚故,經言:「世尊言:受福聚,不取福聚是名受福,而不取」者,此顯示以方便應受而不應取,如前已說。

      於6、「心具足」中,(6)行淨住中A、為威儀行住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有人言,如來若去若來」等。於中行者謂去來,住者謂餘威儀。

      於6、「心具足」中,(6)行淨住中B、為破名色身自在行住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」等。於中「細末方便及無所見方便」等。此破如前說應知。

      經言:「彼微塵聚甚多」者,是細末方便。

      經言:「世尊若微塵聚有者,世尊則不說微塵聚」等。是為無所見方便,此說有何義?若微塵聚第一義中是有者,世尊則不說非聚,世尊說微塵聚非聚,是名微塵聚者,以此聚體不成就故。

      若異此者,雖不說亦自知,是聚何義須說。

      經言:「如來說即非世界」者,此是無所見方便,此破名身亦如前說應知,於中「世界」者,為明眾生世故。彼唯名身得名。

      經言:「世尊!若世界是有」者,即為有搏取者,於中為並說,若世界若微塵界故。有二種搏取,謂一搏取及差別搏取,眾生類眾生世界有者此為一搏取,微塵有者此為差別搏取,以取微塵聚集故。

      經言:「如來說搏取即非搏取」者,此上座須菩提安立第一義故。世尊為成就如是義故說搏取者,即是不可以言說說等。

      此何所顯示?世諦言說故。有彼搏取第一義故。彼法不可說,彼小兒凡夫如言說取非第一義,已說無所見方便,破義未說,無所見中入相應三昧時不分別,謂如所不分別,及何人何法何方便云何不分別,此後具說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!若有人如是言:如來說我見」等。此等顯示如所不分別,云何得顯如外道說我如來說?為我見故安置人無我,又為說有此我見故。

      安置法無我若有彼我見是見所攝,如是觀察,菩薩入相應三昧時不復分別,即此觀察,為入方便。

      經言:「須菩提菩薩乘發行」者,此顯示何人無分別。

      經言:「於一切法」者,此顯示於何法不分別,經言:「應如是知,應如是見,應如是勝解」者,此顯示增上心增上智故。於無分別中知見勝解。

      於中若智依止奢摩他故知,依止毘皱舍那故見,此二依止三摩提故。勝解以三摩提自在故。解內攀緣影像,彼名勝解。

      經言:「如是知解已,而不住法想」者,此正顯示無分別。

      經言:「法想,法想者即非法想,是名法想」者,此顯示法想中不共義及相應義。如前已說,如是一切住處中,相應三摩提方便亦爾應知,欲願及攝散二種,如前所說更無別義,是故不復說其方便。

      於6、「心具足」中,(6)行淨住中C、為說法無染故,經言:「須菩提若有菩薩,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」等。此何所顯示?以有如是大利益故,決定實演說,如是演說而無所染。

      經言:「云何演說,而不演說,是名演說」者,此有何義?顯示不可言說,故不演說,彼法有可說體,應如是演說,若異此者則為染說,以顛倒義故。

      又如是說時不求信敬等,亦為無染說法,於彼心具足中,為生死不染故。說星翳燈等偈,此義如前說。

      若聞如是義  於大乘無覺

      我念過有石  究竟無因故

      下人於此深大法  不能覺知及信向

      世間眾人多如此  是以此法成荒廢

     

     

   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論

     

      亦名金剛能斷般若

      無著菩薩 造

      隋南天竺三藏法師達摩笈多 譯

     

     

    編者註:《大藏經》中此論收有兩個版本:宋元版和明版。兩版各有長處,可互資參閱。此系明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

      出生佛法無與等  顯了法界最第一

      金剛難壞句義聚  一切聖人不能入

      此小金剛波羅蜜  以如是名顯勢力

      智者所說教及義  聞已轉為我等說

      歸命彼類及此輩  皆以正心而頂禮

      我應精勤立彼義  解釋相續為自他

      論曰:成立九(編者註:「九」疑是「七」)種義句已,此般若波羅蜜即得成立。七義句者:(一)種性不斷,(二)發起行相,(三)行所住處,(四)對治,(五)不失,(六)地,(七)立名。

      此等七義於般若波羅蜜經中成立故名義句。於中前六義句,顯示菩薩所作究竟,第七義句,顯示成立此法門故,應如是知。

     

      (一)此般若波羅蜜為佛種不斷故流行於世,為顯此當得佛種不斷義故。上座須菩提最初經云白佛言:「希有!世尊!如來應供正遍知,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」如是等。

     

      (二)發起行相者,如經云:「何菩薩大乘中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如是等。

     

      (三)行所住處者,謂彼發起行相所住處也。

      此復有十八種應知。

      ﹝一﹞發心,經言「諸菩薩生如是心,所有一切眾生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二﹞波羅蜜相應行,經言「不住於事行於布施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三﹞欲得色身,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四﹞欲得法身,經言「須菩提白佛言:世尊頗有眾生於未來世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五﹞於修道得勝中無慢,經言「須陀洹能作是念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六﹞不離佛出時,經言「於意云何?如來昔在燃燈佛所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七﹞願淨佛土,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作是言,我莊嚴佛國土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八﹞成熟眾生,經言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九﹞遠離隨順外論散亂,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恒河中所有沙數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﹞色及眾生身摶取中觀破相應行,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一﹞供養給侍如來,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見如來不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二﹞遠離利養及疲乏熱惱故,不起精進及退失等,經言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三﹞忍苦,經言「如來說忍波羅蜜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四﹞離寂靜味,經言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能於此法門受持、讀誦、修行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五﹞於證道時遠離喜動,經言「世尊!云何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六﹞求教授,經言「於意云何?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七﹞證道,經言「譬如有人,其身妙大」如是等。

      ﹝十八﹞上求佛地,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作是言我莊嚴佛土,是不名菩薩」如是等。

      彼住處等,略為八種亦得滿足:﹝一﹞攝住處,﹝二﹞波羅蜜淨住處,﹝三﹞欲住處,﹝四﹞離障礙住處,﹝五﹞淨心住處,﹝六﹞究竟住處,﹝七﹞廣大住處,﹝八﹞甚深住處。

      於中攝住處者,謂發心;波羅蜜淨住處者,謂波羅蜜相應行;欲住處者,謂欲得色身、法身;離障礙住處者,謂餘十二種;淨心住處者,謂證道;究竟住處者,謂上求佛地;廣大及甚深住處者,通一切住處。

      於初住處中,若說「菩薩應生如是心所有眾生」如是等,此為廣大;又復說言:「若菩薩有眾生相」如是等,此為甚深。

      於第二住處中,若說「菩薩不住於事行於布施」如是等,此為甚深;若復說言:「彼所有福聚不可思量」如是等,此為廣大,如是於餘住處中廣大甚深等。隨所相應應知,已說住處。

     

      (四)對治者,彼如是相應行相行諸住處時,有二種對治應知:一邪行,二共見正行,此中見者謂分別也。

      於初住處中,若說「菩薩應生如是心所有眾生」等,此是邪行對治,生如是心是菩薩邪行。若復說言:「若菩薩有眾生相」等,此為共見正行對治,此分別執菩薩亦應斷,謂我應滅度眾生故。

      於第二住處中,若說「應行布施」,此為邪行對治,非於布施是菩薩邪行。若復說言:「住於事」等,此是共見正行對治,此分別執菩薩亦應斷,謂應行布施故。

     

      (五)不失者,謂離二邊,云何二邊?謂增益邊、損減邊。若於如言辭法中,分別執有自性是增益邊;若於法無我事中而執為無,是損減邊。

      於中若說言,世尊若福聚非聚此遮增益邊,以無彼福聚分別自性故。若復說言:「是故如來說福聚」,此遮損減邊,彼不如言辭有自性而有可說事,以如來說福聚故,此得顯示如是。

      「須菩提!佛法佛法者,如來說非佛法」者,此遮增益邊;「是名佛法」者,此遮損減邊,於中「如來說非佛法」者,顯示不失義;「是名佛法」者,顯示相應義。

      何者是相應若佛法?如說有自性者,則如來不說佛法,以雖不說亦自知故。是故無有自性,為世諦故,如來說名佛法,如是於一切處顯示不共及相應義,應知。復次,佛法者,攝波羅蜜事及念處等菩提分,應知。菩薩離此二邊故,於彼對治不復更失,故名不失。

     

      (六)地者,此地有三種:謂信行地,淨心地,如來地。於中前十六處顯示信行地,證道住處是淨心地,後上求佛地。

     

      (七)立名,名「金剛能斷」者,此名有二義相,應知。如說入正見行、入邪見行故。

      「金剛」者,細牢故,細者智因故,牢者不可壞故;「能斷」者,般若波羅蜜中,聞思修所斷。如金剛斷處而斷故,是名金剛能斷。

      又如畫金剛形,初後闊中則狹,如是般若波羅蜜中狹者,謂淨心地;初、後闊者,謂信行地、如來地,此顯示不共義也。彼五種義句上上依止,應知彼等皆依止地故說。

     

      (編者註:此本所用經文係元魏菩提流支譯本)

     

      【如是我聞。一時婆伽婆,在舍婆提城,祇樹給孤獨園。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爾時,世尊食時,著衣持皱,入舍婆提大城乞食。於其城中,次第乞食已,還至本處。飯食訖,收衣皱,洗足已,如常敷坐,結跏趺坐,端身而住,正念不動。爾時,諸比丘來詣佛所,到已,頂禮佛足,右繞三闙,退坐一面。爾時,慧命須菩提,在大眾中,即從坐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向佛合掌,恭敬而立,白佛言:「希有!世尊!如來應供正椟知,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修多羅身相續,此義句今當說,世尊何故以寂靜者威儀而坐也。顯示唯寂靜者於法能覺能說故。

      經言「善攝第一菩薩摩訶薩」者,謂已熟菩薩於佛證正覺轉法輪時,以五種義中菩薩法而建立故。

      諸菩薩有七種大故,此大眾生名摩訶薩埵。何者七種大:﹝一﹞法大,﹝二﹞心大,﹝三﹞信解大,﹝四﹞淨心大,﹝五﹞資糧大,﹝六﹞時大,﹝七﹞果報大。

      如菩薩地持中說,於諸菩薩所,何者善攝?何者第一也?利樂相應為善攝,第一有六種應知:﹝一﹞時,﹝二﹞差別,﹝三﹞高大,﹝四﹞牢固,﹝五﹞普遍,﹝六﹞異相。

      ﹝一﹞何者時?現見法及未來故。彼菩薩善攝中,樂者是現見法,利者是未來世。

      ﹝二﹞何者差別?於世間三摩皱帝,及出世聖者聲聞獨覺等,善攝中差別故。

      ﹝三﹞何者高大?此善攝無有上故。

      ﹝四﹞何者牢固?謂畢竟故。

      ﹝五﹞何者普遍?自然於自他身善攝。

      ﹝六﹞何者異相?於未淨菩薩善攝中勝上故。

      經言「第一付囑」者,彼已得善攝菩薩等於佛般涅槃時,亦以彼五義如是建立故。何者第一付囑?有六種因緣:﹝一﹞入處,﹝二﹞法爾得,﹝三﹞轉教,﹝四﹞不失,﹝五﹞悲,﹝六﹞尊重。

      ﹝一﹞何者入處?於善友所善付囑故。﹝二﹞何者法爾?彼已得善攝菩薩於他所法爾善攝。﹝三﹞何者轉教?汝等於餘菩薩應當善攝是名轉教。此等三種如其次第即是﹝四﹞不失,及﹝五﹞悲﹝六﹞尊重等應知,此善攝付囑二種,顯示﹝七句義﹞(一)種性不斷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世尊!云何菩薩大乘中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?應云何住?云何修行?云何降伏其心?」爾時,佛告須菩提:「善哉!善哉!須菩提!如汝所說。如來善護念諸菩薩,善付囑諸菩薩。汝今諦聽,當為汝說。如菩薩大乘中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應如是住,如是修行,如是降伏其心。」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。願樂欲聞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七句義﹞(二)發起行相,何故上座須菩提問也?有六因緣:﹝一﹞為斷疑故,﹝二﹞為起信解故,﹝三﹞為入甚深義故,﹝四﹞為不退轉故,﹝五﹞為生喜故,﹝六﹞為正法久住故。亦即是般若波羅蜜令佛種不斷。

      云何以此令佛種不斷也?﹝一﹞若有疑者得斷故。﹝二﹞有樂福德而心未成熟諸菩薩等,聞多福德,於般若波羅蜜起信解故。﹝三﹞已成熟心者入甚深義故。﹝四﹞已得不輕賤者,由貪受持修行,有多功德不復退轉故。﹝五﹞已得順攝及淨心者,於法自入及見生歡喜故。﹝六﹞能令未來世大乘教久住故者。

      若略說,疑者令見故;樂福德及已成熟諸菩薩等攝受故;已得不輕賤者,令精勤心故;已得淨心者,令歡喜故。

      經言「應云何住」者,謂欲願故;應修行者,謂相應三摩皱帝故;應降伏心者,謂折伏散亂故。

      於中欲者,正求也;願者,為所求故作心思念也;相應三摩皱帝者,無分別三摩提也;折伏散亂者,若彼三摩皱帝心散制令還住也。

      第一者顯示攝道,第二者顯示成就道,第三者顯示不失道。何故唯問發行菩薩乘?為三種菩提差別故。以善問故,於上座須菩提所應稱善哉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告須菩提:「諸菩薩生如是心:所有一切眾生眾生所攝,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濕生、若化生,若有色、若無色,若有想、若無想、若非有想非無想,所有眾生界眾生所攝,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。如是滅度無量無邊眾生,實無眾生得滅度者。何以故?須菩提!若菩薩有眾生相,即非菩薩。何以故非?須菩提!若菩薩起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,則不名菩薩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自下﹝七句義﹞(三)行所住處,訖盡經末有十八門具如前說。

      此中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一﹞初明發心,經言「所有眾生眾生所攝」者,總相說也。「卵生」等者差別說也。

      又受生依止境界所攝差別應知卵生乃至化生者,受生別也。「若有色、若無色」者,依止別也。「若有想、若無想,若非有想、非無想」者,境界所攝別故,「所有眾生界眾生所攝」者,謂上種種想住眾生界,佛施設說也。

      「我皆令入無餘涅槃」者,何故願此不可得義,生所攝故無過,以皆是生故,如所說卵生等生並入願數故。彼卵生、濕生,無想及非有想、非無想等則不能。

      云何能令一切眾生入涅槃也?有三因緣故:1、難處生者得時故,2、非難處生未成熟者成熟之故,3、已成熟者解脫之故。

      何故說無餘涅槃界不直說涅槃?若如是便與世尊所說初禪等方便涅槃不別故。彼自以丈夫力故,無佛亦得,但非究竟。

      何故不說有餘涅槃界?彼共果故。自以宿業,又值佛說而得果故,又非一向身苦有餘故。

      如是涅槃及有餘涅槃等,丈夫力果故,共果故,非究竟果故,非一向果故。是故說無餘。「如是無量眾生入涅槃已」者,顯示卵生等生一一無量故。

      「無有眾生得涅槃」者,此何義?如菩薩自得涅槃,無別眾生,何以故?若菩薩有眾生相,「即非菩薩」者,此何義?若菩薩於眾生所,他想轉非自體想不名菩薩故,何以故?「若菩薩起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,則不名菩薩」者,此何義?若以煩惱取眾生、命、人相轉彼則有我想,及於眾生中有眾生相轉,菩薩於彼不轉,已斷我見故,得自行(行者謂五陰行)平等相故。信解自他平等,彼菩薩非眾生、命、人取見者,此是其義。

      復次,經言「諸菩薩生如是心等」者,顯示菩薩應如是住中欲願也。「若菩薩有眾生相即非菩薩」者,顯示應如是修行中相應三摩皱帝時也。「若菩薩起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、則不名菩薩」者,顯示應如是降伏心中攝散時也。如菩薩相應三摩皱帝散時,眾生相亦不轉,如彼爾焰相住故。「是故無有眾生得涅槃」者,此得成就彼欲願者,攝諸住處為最勝,彼相應行相行餘住處時,依止欲願決定得故,此欲願義不復重釋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復次,須菩提!菩薩不住於事行於布施,無所住行於布施,不住色布施,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。須菩提!菩薩應如是布施,不住於相想。何以故?若菩薩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聚不可思量。須菩提!於汝意云何?東方虛空,可思量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」佛言:「如是,須菩提!南西北方,四維上下虛空,可思量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」佛言:「如是如是,須菩提!菩薩無住相布施,福德聚亦復如是不可思量。」佛復告須菩提:「菩薩但應如是行於布施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二﹞波羅蜜相應行,自此後餘住處中,有五種隨所相應,而解釋應知:1、依義,2、說相,3、攝持,4、安立,5、顯現。

      1、住處對治為依義,2、即彼住處為說相,3、欲願為攝持,4、住處第一義為安立,5、相應三摩提及攝散心為顯現。

      於波羅蜜淨住處中,經言「菩薩不住於事,行於布施」,此為依義,顯示對治住著故。經言「應行施者」,此為說相。六波羅蜜六攝一切檀那體性故。檀那有三種:一資生施者,謂檀那波羅蜜。二無畏施者,謂尸羅波羅蜜、羼提波羅蜜。三法施者,謂毘梨耶波羅蜜、禪耶波羅蜜、般若波羅蜜等。

      若無精進於受法人所為說法時疲倦故,不能說法;若無禪定則貪於信敬供養,及不能忍寒熱逼惱故,染心說法;若無智慧,便顛倒說法,多有過故,不離此三得成法施。

      彼諸波羅蜜有二種果,謂未來現在,未來果者,檀那波羅蜜得大福報;尸羅波羅蜜得自身具足,謂釋梵等;羼提波羅蜜得大伴助、大眷屬;毘離耶波羅蜜得果報等不斷絕;禪那波羅蜜得生身不可損壞;般若波羅蜜得諸根猛利,及多諸悅樂,於大人眾中得自在等。現在果者,得一切信敬供養,及現法涅槃等。

      於中若菩薩求未來果故行施,為住事行施,如所施物還得彼物果。是故經言「不住於事,行於布施」,若求未來尸羅等果故行施,為有所住行施,是故經言「無所住應行布施」。

      尸羅等果有眾多,不可分別故,總名有所住。若求現在果信敬供養故行施,為住色聲香味觸行施故,經言「不住色」等。若求現法涅槃故行施,為住法行施故。經言「不住於法應行布施」。又經言「應行布施」者,即說攝持施之欲願故。經言「不住行施」者,即此不住為安立第一義故,於中以不住故,顯示如所有事第一義不住物等是所有事。經言「菩薩應如是行施不住於相想」者,此為顯示,謂相應三昧及攝散心。

      於此二時不住相想,如是建立不住已,或有菩薩貪福德故,於此不堪,為令堪故,世尊顯示不住,行施福聚甚多猶如虛空,有三因緣:一遍一切處,謂於住不住相中福生故;二寬廣高大殊勝故;三無盡究竟不窮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不可以相成就得見如來。何以故?如來所說相,即非相。」佛告須菩提:「凡所有相,皆是妄語。若見諸相非相,則非妄語。如是諸相非相,則見如來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三﹞欲得色身住處。經言「須菩提於意云何?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」者,此為依義,應如顯示對治如來色身慢故。經言「相成就」者,此為說相,顯示如來色身故,「上座須菩提言:不也」。

      為成滿此義故,「世尊說:須菩提!凡所有相皆是妄語」,即顯欲願於如是義中應攝持故,及即是安立第一義,於第一義中相成就為虛妄,非相成就不虛妄。

      經言「如是諸相非相則見如來」者,此為顯現,謂相應三昧及攝亂心時,於彼相中非相見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頗有眾生,於未來世末世,得聞如是脩多羅章句,生實相不?」佛告須菩提:「莫作是說:頗有眾生,於未來世末世,得聞如是脩多羅章句,生實相不?」佛復告須菩提:「有未來世末世,有菩薩摩訶薩,法欲滅時,有持戒修福德智慧者,於此脩多羅章句,能生信心,以此為實。」佛復告須菩提:「當知彼菩薩摩訶薩,非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修行供養,非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而種善根。」佛復告須菩提:「已於無量百千萬諸佛所修行供養,無量百千萬諸佛所種諸善根。聞是脩多羅,乃至一念能生淨信。須菩提!如來悉知是諸眾生,如來悉見是諸眾生。須菩提!是諸菩薩,生如是無量福德聚,取如是無量福德。何以故?須菩提!是諸菩薩,無復我相、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。「須菩提!是諸菩薩,無法相,亦非無法相。無相,亦非無相。何以故?須菩提!是諸菩薩,若取法相,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。須菩提!若是菩薩有法相,即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。何以故?須菩提!不應取法,非不取法。以是義故,如來常說筏喻法門,是法應捨,何況非法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四﹞為欲得法身住處。於中二種:1、言說法身,2、證得法身。

      為欲得此﹝四﹞「欲得法身」中1、言說法身故。經言「世尊!頗有眾生,於未來世末世,得聞如是修多羅章句」等。

      於中「修多羅章句」者,謂所有義,應知。何者為句?如上所說七種義句,於不顛倒義想是謂實相,應知。如言執義彼非實相。「上座須菩提作是念:於未來世無有生實相」者,為遮此故。

      「世尊言:有正法欲滅時」者,謂修行漸滅時,應知。次後,世尊為如是義顯示五種:(1)顯示修行,(2)顯示集因,(3)顯示善友攝受,(4)顯示攝福德相應,(5)顯示實相中當得實想故。

      (1)經言「有持戒修福德智慧」者,此增上戒等三學,顯示修行功德,少欲等功德為初,乃至三摩提等。

      (2)經言「已得供養無量百千諸佛,乃至一心淨信」等。此顯示集因,一心淨信尚得如是,何況生實想也。

      (3)經言「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」者,此顯示善友所攝,知者知名身,見者見色身,謂一切行住所作中知其心,見其依止故。

      (4)經言「生取無量福聚」者,此顯示攝福德,生者福正起時故,取者即彼滅時攝持種子故。

      (5)經言「是諸菩薩無復我相眾生相」,乃至「若是菩薩有法想,即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」者,此顯示實想。

      對治五種邪取故,何者五邪取:一外道,二內法凡夫及聲聞,三增上慢菩薩,四世間共想定,五無想定。

      第一者我等想轉;第二法相轉;第三者無淨想轉,此猶有法取,有法取者,謂取無法故;第四者有想轉;第五者無想轉。是諸菩薩於彼皆不轉也。此中顯了有戒,乃至當生無量福聚等。

      經言「何以故」者,此言是中邪取但法及非法想轉,非我等想,以我想及依止不轉故。然於我想中隨眠不斷故,則為有我取。是故經言「是諸菩薩,若取法想,則為著我等取,若無法想轉,則為有我取」等。此我等想轉中餘義猶未說。

      經言「若是菩薩有法相即著我」等者,於中取自體相續為我想,我所取為眾生相,謂我乃至壽住取為命想。展轉取餘趣,取為人相,應知於中言「當生實想」者,此為依義,應知顯示對治,不實想故,言於此修多羅章句說中者,此為說相顯示言說法身故。「即彼當生實想」中言「當生」者,是故願攝持故,「是諸菩薩無復我想轉」等者,是安立第一義。

      「須菩提!不應取法,非不取法」者,是顯了。謂相應三摩皱帝及散心時,「不應取法」者,於法體及法無我咛不分別。

      又言說法身要義者,經言「以是義故,如來常說县喻法門,若解此者,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」故。「法尚應捨」實想生故,「何況非法」者,理不應故。略說顯示菩薩欲得言說法身,不應作不實想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復次,佛告慧命須菩提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如來有所說法耶?」須菩提言:「如我解佛所說義,無有定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。何以故?如來所說法,皆不可取不可說,非法非非法。何以故?一切聖人,皆以無為法得名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四﹞「欲得法身」中2、證得法身復有二種:(1)智相法身,(2)福相法身。

      2、「證得法身」中(1)為欲得智相至得法身住處故,經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」此為依義,顯示翻於正覺菩提取故,說法者正覺所攝故,經言「有法可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是為說相,顯示至得法身故。

      「無有定法」者,上座須菩提道佛意故,世諦故,有菩提及得,是為欲願攝持以方便故,二俱為有。若如世尊意說者二俱無有,為顯此故,經言「如我解世尊所說義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「何以故?如來所說法不可取,不可說,非法,非非法」者,是安立第一義,由說法故,知得菩提故。於說法中安立第一義,於中「不可取」者,謂正聞時,「不可說」者謂演說時,「非法」者分別性,「非非法」者法無我故。

      經言「何以故?」以無為故得名聖人者,無為者無分別義也。是故菩薩有學得名,無起無作中,如來轉依名為清淨,是故如來無學得名,於中初無為義者,三摩皱帝相應,及折伏散亂時顯了故,第二無為唯第一義者,無上覺故。自此已後一切住處中,皆顯以無為故得名聖人。應知前諸住處中未說無為得名,於此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無為已竟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以用布施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是善男子善女人,所得福德,寧為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甚多!婆伽婆!甚多!修伽陀!彼善男子善女人,得福甚多。何以故?世尊!是福德聚,即非福德聚,是故如來說福德聚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持用布施。若復於此經中,受持乃至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其福勝彼無量不可數。何以故?須菩提!一切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,皆從此經出。一切諸佛如來,皆從此經生。須菩提!所謂佛、法者,即非佛、法,是名佛、法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2、「證得法身」中(2)福相法身,為欲得福相至得法身住處故。經言「於意云何?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,以用布施」等,云何顯示即彼所有言說法身出生如來福相至得法身,於彼乃至說一四句偈生福甚多,況復如來所有福相至得法身,以何因緣於言說法身中,如是說一四句偈能生多福,為成就此義故。

      經言「何以故?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從此出」者,於中普集十法行阿含故,「諸佛世尊從此生」者,世諦故言佛出生,以有菩提故,即此二咛故名為佛法,以菩提及佛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佛法者,即非佛法」。

      復次,經言「其所生福,勝彼無量阿僧祇」者,此為依義,顯示對治福不生故。於中「其福」者,此為說相,顯示福相法身故;「勝彼」者,顯示欲願攝持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世尊!是福聚,即非福聚,是故如來說福聚。」及言「須菩提!佛法佛法者,即非佛法,是名佛法」者,以此福聚及佛法,為攝取如來福相。

      法身中安立第一義,為隨順無為得名故,相應三摩皱帝及折伏散亂不復顯了言。「甚多,婆伽婆,甚多,修伽陀」二語者,顯示攝心持心,以攝自心故言受持,「為他說」者解釋句味故,「無量」者過譬喻故。「阿僧祇」者顯多故,已說欲住處竟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須陀洹能作是念:『我得須陀洹果』不?」。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實無有法名須陀洹。不入色聲香味觸法,是名須陀洹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斯陀含能作是念:『我得斯陀含果』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實無有法名斯陀含。是名斯陀含。」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:『我得阿那含果』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實無有法名阿那含。是名阿那含。」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阿羅漢能作是念:『我得阿羅漢果』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實無有法名阿羅漢。世尊!若阿羅漢作是念,我得阿羅漢,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。世尊!佛說我得無諍三昧,最為第一,世尊說我是離欲阿羅漢。世尊!我不作是念:我是離欲阿羅漢。世尊!我若作是念:『我得阿羅漢』。世尊則不記我無諍行第一。以須菩提實無所行,而名須菩提無諍無諍行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五﹞為修道得勝中無慢,如前略為八種住處。已下十二總名離障礙住處,對治應知。

      何者十二障礙:1、慢,2、無慢而少聞,3、多聞而小攀緣作念修道,4、不小攀緣作念修道而捨眾生,5、不捨眾生而樂隨外論散動,6、雖不散動,而破影像相中無巧便,7、雖有巧便而福資糧不具,8、雖具福資糧而樂味懈怠及利養等,9、雖離懈怠利養而不能忍苦,10、雖能忍苦而智資糧不具,11、雖具智資糧而不自攝,12、雖能自攝而無教授。

      此中為離慢故。經言「須陀洹能作是念,我得須陀洹果不」等,此為依義,顯示對治我得慢故。又復「須陀洹能作是念」者,即為說相,顯示無慢故,亦即是欲願攝持。

      經言「世尊!實無有法不入色聲香味觸」者,此為安立第一義。

      若須陀洹如是念,我得須陀洹果即為有我想,若有我想則為有慢,應知如是乃至阿羅漢亦爾。上座須菩提自顯無諍行第一及離欲阿羅漢共有功德者,以己所證為令信故,以無有法得阿羅漢,及無所行故,說無諍無諍行,此中即為安立第一義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告須菩提:「於意云何?如來昔在然燈佛所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如來在然燈佛所,於法實無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六﹞為不離佛出時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為離少聞故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昔在然燈佛所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不?」等,謂彼佛出世承事供養時,有法可取,離此分別故,依義等及對治等,隨義相應應知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告須菩提:「若菩薩作是言:『我莊嚴佛國土』,彼菩薩不實語。何以故?須菩提!如來所說莊嚴佛土者,則非莊嚴,是名莊嚴佛土。是故須菩提!諸菩薩摩訶薩,應如是生清淨心,而無所住,不住色生心,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,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七﹞為願淨佛土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小攀緣作念修道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作是言,我莊嚴佛國土」等,若念嚴淨土者,則於色等事分別生味著,為離此故。經言「是故須菩提,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,而無所住,不住色聲香味觸法」等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,身如須彌山王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是身為大不?」須菩提言:「甚大!世尊!何以故?佛說非身,是名大身。彼身非身,是名大身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八﹞為成熟眾生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捨眾生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,身如須彌山王」如是等,此何所顯示?為成熟欲界眾生故。彼羅绚阿脩羅王等,一切大身量如須彌,尚不應見其自體,何況餘者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說為非體」者,顯示法無我故,「彼體非體」者,顯示法體無生無作故。此即顯示自性與相及差別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言:「須菩提!如恆河中所有沙數,如是沙等恆河,於意云何?是諸恆河沙,寧為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甚多!世尊!但諸恆河,尚多無數,何況其沙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我今實言告汝: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以七寶滿爾數恆河沙數世界,以施諸佛如來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彼善男子善女人,得福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甚多!世尊!彼善男子善女人,得福甚多。」佛言須菩提:「以七寶滿爾數恆河沙世界,持用布施。若善男子善女人,於此法門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而此福德,勝前福德無量阿僧祇。復次,須菩提!隨所有處,說是法門,乃至四句偈等,當知此處,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,皆應供養,如佛塔廟。何況有人,盡能受持讀誦此經。須菩提!當知是人,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。若是經典所在之處,則為有佛,若尊重似佛。」爾時,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當何名此法門?我等云何奉持?」佛告須菩提:「是法門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。以是名字,汝當奉持。何以故?須菩提!佛說般若波羅蜜,則非般若波羅蜜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所說法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世尊!如來無所說法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九﹞為遠離隨順外論散亂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樂外,離散亂故。

      經說四種因緣,顯示此法勝異也:1、攝取福德,2、天等供養,3、難作,4、起如來等念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如恒河中所有沙數」等者,是1、攝取福德。經言「須菩提!隨所有處說是法門」等者,是2、天等供養。經言「須菩提!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」等者,是3、難作。經言「若是經典所在之處」等者,是4、起如來等念。

      於中「說」者為他直說故,「授」者教授他故,顯示此樂外論散亂對治法勝異已。

      於如是法中,或起如言執義為對治彼未來罪故,經言「佛說般若波羅蜜,則非般若波羅蜜」故,如般若波羅蜜非波羅蜜,「如是亦無有餘法如來說」者,為顯此義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所說法不?」此顯示自相及平等相法門第一義也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,是為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彼微塵甚多,世尊!」「須菩提!是諸微塵,如來說非微塵,是名微塵。如來說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﹞明色及眾生身摶取中觀破相應行。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於影像相,自在中無巧便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如是」等,彼不限量攀緣作意,菩薩恒於世界攀緣作意修習故。說三千大千世界,於中為破色身影像相故。

      顯示二種方便:1、細作方便,如「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寧為多不?」等。2、不念方便,如經:「是諸微塵,如來說非微塵,是名微塵」故,為破眾生身影像相故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說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」故。於中世界顯眾生世也,但以名身名為眾生世,不念名身方便即是顯示故,彼影像相不復說細作方便也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見如來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如來說三十二大人相,即是非相,是名三十二大人相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一﹞明供養給侍如來。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不具福資糧故。

      經言「於意云何?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見如來不?」者,顯示為福資糧故,親近供養如來時,不應以相成就見如來,云何見?應見第一義法身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言:「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以恆河沙等身命布施,若復有人,於此法門中,乃至受持四句偈等,為他人說,其福甚多無量阿僧祇。」爾時,須菩提聞說是經,深解義趣,涕淚悲泣,捫淚而白佛言:「希有!婆伽婆!希有!修伽陀!佛說如是甚深法門,我從昔來所得慧眼,未曾得聞如是法門。」「何以故?須菩提!佛說般若波羅蜜,即非般若波羅蜜。」「世尊!若復有人得聞是經,信心清淨,則生實相,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。世尊!是實相者,則是非相,是故如來說名實相實相。世尊!我今得聞如是法門,信解受持,不足為難。若當來世,其有眾生得聞是法門,信解受持,是人則為第一希有。何以故?此人無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。何以故?我相,即是非相;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即是非相。何以故?離一切諸相,則名諸佛。」佛告須菩提:「如是,如是。若復有人得聞是經,不驚不怖不畏,當知是人甚為希有。何以故?須菩提!如來說第一波羅蜜,非第一波羅蜜。如來說第一波羅蜜者,彼無量諸佛亦說波羅蜜,是名第一波羅蜜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二﹞遠離利養及疲乏熱惱故,不起精進及退失等。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懈怠利養等樂味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」如是等,於中身有疲乏,心有熱惱,以此二種於彼精進,若退若不發,此何所顯示?如此捨爾許身,自所有福不及此福。

      云何以一身著懈怠等故,而為障礙?何故此中上座須菩提流淚而言:「我未曾聞如是等法門」也?以聞此勝福甚多過於捨無量身,更不說餘勝福故。若聞如是勝福故,發起精進已,若於此法中生如義想為離此過故。

      經言「若復有人,得聞是經,信心清淨,則生實相,當知是人,成就第一希有功德」等,即於如是實相中,為離實相分別故。經言「是實相者,即是非相」如是等。

      經言「世尊!我今得聞如是法門,信解受持不足為難。若當來世其有眾生,得聞是法門信解受持,是人則為第一希有」如是等,此何義?為令味著利養過懈怠諸菩薩生慚愧故。

      於未來正法滅時,尚有菩薩於此法門受持故,無人等取及法取,云何汝等於正法興時,遠離修行,不生慚愧也?

      經言「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」者,顯示無人取也。「我相即非相」等者,顯示無法取也。

      經言「何以故?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」者,顯示諸菩薩順學相,諸佛世尊離一切相,是故我等亦應如是學。此等經文為離退精進故說,於中言,「若分別若信解」者,後句釋前句也。「受」者受文字也。「持」者持義也。為離不發起精進故。

      經言「若復有人,得聞是經,不驚不怖不畏」等者,以驚等故不發起精進也。於聲聞乘中,世尊說有法及有空,於聽聞此經時,聞法無有故驚,聞空無有故怖,於思量時於二不有理中不能相應故畏。更有別釋為三種,無自性故,應知。謂相生第一義等無自性故。

      經言「何以故?須菩提!如來說第一波羅蜜,非第一波羅蜜」者,此有何義?復說第二生慚愧處故,言此法如是勝上,汝等不應放逸,於中以於餘波羅蜜中勝故,名第一波羅蜜。

      又經言「如來說第一波羅蜜」者,彼無量諸佛亦說波羅蜜者,此言顯示一切諸佛同說第一,是故名第一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如來說忍辱波羅蜜,即非忍辱波羅蜜。何以故?須菩提!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。我於爾時,無我相,無眾生相,無人相,無壽者相,無相,亦非無相。何以故?須菩提!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,若有我相、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,應生瞋恨。須菩提!又念過去於五百世,作忍辱僊人,於爾所世,無我相,無眾生相,無人相,無壽者相。是故須菩提!菩薩應離一切相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何以故?若心有住,則為非住。不應住色生心,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,應生無所住心。是故佛說菩薩心不住色布施。須菩提!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,應如是布施。」須菩提言:「世尊!一切眾生相,即非相。何以故?如來說一切眾生,即非眾生。」「須菩提!如來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如語者、不異語者。須菩提!如來所得法,所說法,無實無妄語。須菩提!譬如有人入闇,則無所見。若菩薩心住於事而行布施,亦復如是。須菩提!譬如人有目,夜分已盡,日光明照,見種種色。若菩薩不住於事行於布施,亦復如是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三﹞明忍苦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不能忍苦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如來說忍辱波羅蜜」等。

      於中有二:1、能忍,2、離不能忍。

      1、能忍有三:(1)如所能忍,(2)忍相,(3)種類忍。

      於中(1)如所能忍,以何相生忍處,如忍差別顯示對治,彼因緣故,何者能忍?謂達法無我故,云何得顯示?如經言「如來說忍辱波羅蜜,即非忍辱波羅蜜」故。

      云何應知(2)忍相?若他於己起惡等時,由無有我等相故,不生瞋想,亦不於羼提波羅蜜中生有想,於非波羅蜜中生無想。

      此云何顯示?經言「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,我於爾時無有我等相,及無相亦非無相等」故。

      何者(3)種類忍?亦有二種:一極苦忍,二相續苦忍。云何顯示?經言「須菩提!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,若有我相應生瞋恨」等。

      云何相續苦忍?經言「須菩提!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」等。

      2、不忍因緣者,有三種苦:(1)流轉苦,(2)眾生相違苦,(3)乏受用苦。於中經言「是故須菩提!菩薩應離一切相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等,此為顯示(1)流轉苦忍因緣對治。

      發菩提心者,以三種苦相故,則不欲發心故。說應離一切相等,此中一切相者,為顯如是等三苦相也。若著色等則於流轉苦中疲乏故,菩提心不生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不住色生心等如前說,不住非法」者,謂非法無我也。於非法及法無我中,皆不住故為成就,彼諸不住故,說遮餘事。

      經言「應生無所住心,何以故?若有心住即為非住」等。經言「須菩提!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,應如是布施,乃至一切眾生即非眾生」等。此顯示對治(2)眾生相違苦忍,即為一切眾生而行於捨。

      云何於彼應生瞋也。由不能無眾生及眾生相,以此因緣故。眾生相違時,即生疲乏故,顯示人無我法無我等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如來是真語者」等,此何所顯示?欲令信如來故能忍。

      於中「真語」者,為顯世諦相故;「實語」者,為顯世諦修行有煩惱及清淨相故;於中實者,此行煩惱此行清淨故;「如語」者,為第一義諦相故;「不異語」者,為第一義諦修行有煩惱及清淨相故。說此真語等。已於此中如言說性起執著。

      為遣此故,經言「須菩提!如來所得法所說法無實無妄語」故。「無實」者,如言說性非有故;「無妄」者,不如言說自性有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入闇」如是等,顯示(3)乏受用苦忍因緣對治,若為果報布施,便著於事而行捨施。於彼喜於欲樂若受中不解出離。猶如入闇,不知我何所趣?彼喜欲樂亦爾。若不著於事而行布施,如有眼丈夫夜過,日出見種種色,隨意所趣,應如是見。彼無明夜過,慧日出已,種種爾焰,如實見之,彼不知解出離欲樂苦受故,喜樂欲樂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復次,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能於此法門,受持讀誦修行,則為如來以佛智慧,悉知是人,悉見是人,悉覺是人,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聚。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初日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,中日分復以恆河沙等身布施,後日分復以恆河沙等身布施,如是捨恆河沙等無量身,如是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以身布施。若復有人,聞此法門,信心不謗,其福勝彼無量阿僧祇,何況書寫受持讀誦修行,為人廣說。須菩提!以要言之,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。此法門,如來為發大乘者說,為發最上乘者說。若有人能受持讀誦修行此經,廣為人說,如來悉知是人,悉見是人,皆成就不可思議不可稱無有邊無量功德聚。如是人等,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須菩提!若樂小法者,則於此經,不能受持讀誦修行,為人解說。若有我見眾生見人見壽者見,於此法門,能受持讀誦修行為人解說者,無有是處。須菩提!在在處處,若有此經,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所應供養。當知此處,則為是塔,皆應恭敬,作禮圍繞,以諸華香而散其處。復次,須菩提!若善男子善女人,受持讀誦此經,為人輕賤。何以故?是人先世罪業,應墮惡道。以今世人輕賤故,先世罪業則為消滅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須菩提!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阿僧祇劫,於然燈佛前,得值八千四億那由他百千萬諸佛,我皆親承供養,無空過者。須菩提!如是無量諸佛,我皆親承供養,無空過者。若復有人,於後世末世,能受持讀誦修行此經,所得功德,我所供養諸佛功德,於彼百分不及一,千萬億分,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。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於後世末世,有受持讀誦修行此經,所得功德,若我具說者,或有人聞,心則狂亂,疑惑不信。須菩提!當知是法門不可思議,果報亦不可思議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四﹞離寂靜味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闕少智資糧故。

      經言「復次,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能於此法門受持讀誦修行」等。此中為離三摩提攀緣,顯示與法相應,有五種勝功德:1、如來憶念親近,2、攝福德,3、讚歎法及修行,4、天等供養,5、滅罪。

      1、何者如來憶念親近?經言「受持讀誦」等,如來以佛智知,彼如來以佛眼見彼等,於中受者習誦故,持者不妄故。若讀若誦者,此說受持因故,為欲受故讀,為欲持故誦。又復讀者習誦故,持者總覽義故。

      2、何者攝福德?經言「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聚」等。

      3、何者讚歎法及修行?經言「須菩提!以要言之,是經有不可思議、不可稱量」等,此為讚歎法。於中「不可思」者,唯自覺故;「不可稱」者,無有等及勝故。

      經言「此法門如來為發大乘者說,為發最上乘者說」者,此成就不可稱義。於中餘乘不及故最上,煩惱障智障淨故最勝,應知。

      經言「若有人能受持讀誦修行此經,廣為人說」等者,此為讚歎修行。於中「如來知見成就無量功德聚」者,是總說也。「不可思、不可稱、不可量」者,解釋故。

      「如是人等,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謂肩負菩薩重擔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樂小法者,則於此經不能受持讀誦修行,為人解說」者,謂聲聞獨覺乘者故。

      經言「若有我等見,乃至受持無有是處」者,謂有人我見眾生而自謂菩薩者故。

      4、何者天等供養?經言「須菩提!在在處處,若有此經,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所應供養」等者。

      於中以華鬘燒香薰香塗香末香衣蓋幢旛等,供養恭敬,禮拜右繞,故名支提。

      5、何者滅罪?經言「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受持讀誦此經,為人輕賤等故」者,此毀辱事有無量門,為顯示此故說輕賤。

      經言「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顯示滅罪故。

      前所說「以此因緣,出生無量阿僧祇多福」者,今當解釋,彼無量阿僧祇義應知。威力者,成熟熾然故,多者具足故。

      於中經言「須菩提!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阿僧祇劫」等者,此顯示威力故,即是福聚威力,以彼所有福聚遠絕高勝故。此中「阿僧祇劫」者乃至「然燈佛」,故應知「過阿僧祇」者,更過前故。「親承」者,供養故。「不空過」者,常不離供養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修行此經,所得功德若我具說」者,或有人聞心則狂亂,如是等此顯示多故,或為狂因,或得亂心果,應知。此之彼威力及彼多等,何人能說。是故經言「須菩提!當知是法門不可思議,果報亦不可思議。」此顯示彼福體及果不可測量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爾時,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?云何住?云何修行?云何降伏其心?」佛告須菩提:「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當生如是心:我應滅度一切眾生,令入無餘涅槃界。如是滅度一切眾生已,而無一眾生實滅度者。何以故?須菩提!若菩薩有眾生相、人相、壽者相,則非菩薩。何以故?須菩提!實無有法,名為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五﹞於證道時遠離喜動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遠離自取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白佛言:世尊!云何菩薩發菩提心住修行」等,何故復發起此初時問也?將入證道菩薩,自見得勝處,作是念:我如是住,如是修行,如是降伏心,我滅度眾生,為對治此故,須菩提問:「當於彼時,如所應住,如所修行,如所應降伏心」,及世尊答「當生如是心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有眾生」等者,為顯我執取,或隨眠故。若言我正行菩薩乘,此為我取,對治彼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實無有法名為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於然燈佛所,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?」須菩提白佛言:「不也!世尊!如我解佛所說義,佛於然燈佛所,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佛言:「如是,如是。須菩提!實無有法,如來於然燈佛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須菩提!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:『汝於來世,當得作佛,號釋迦牟尼。』以實無有法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,作如是言:『摩那婆!汝於來世,當得作佛,號釋迦牟尼。』何以故?須菩提!言如來者,即實真如。須菩提!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是人不實語。須菩提!實無有法,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須菩提!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於是中不實不妄語。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。須菩提!所言一切法一切法者,即非一切法,是故名一切法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六﹞求教授,依離障礙十二種中,為離無教授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?」如是等。

      又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,汝於來世當得作佛」等。此有何意?若菩提法可說,如彼然燈如來所說者,我於彼時便得菩提,然燈如來則不授記言我得等,以彼法不可說故。我於彼時不得菩提,是故與我授記,此是其義應知。

      又何故彼法不可說?經言「須菩提!言如來者,即實真如」故,如清淨故名為如來,以如不可說故作此說。清淨如名為真如,猶如真金,或言:然燈如來所於法不得菩提,世尊後時自得菩提,為離此取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人言,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是人不實語」等故。

      又經言「須菩提!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菩提,於是中不實不妄語」者,顯示真如無二故。

      云何不實?謂言說故,「不妄」者,謂彼菩提不無世間言說故。

      經言「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」者,此何義?顯一切法法如清淨故。「如」者遍一切法故,此是其義;又彼一切法法體不成就,為安立第一義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所言一切法一切法」者,即非一切法是名一切法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,其身妙大。」須菩提言:「世尊!如來說人身妙大,則非大身,是故如來說名大身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菩薩亦如是。若作是言:『我當滅度無量眾生。』則非菩薩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頗有實法名為菩薩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實無有法名為菩薩。」「是故佛說一切法,無我無眾生無人無壽者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七﹞為入證道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譬如有人其身妙大,」如是等顯示入證道時,得智慧故離慢,云何得智?有二種智故:1、攝種性智,2、平等智。

      若得智已得生如來家,得決定紹佛種,此為1、攝種性智,得此已能得妙身。於中「妙身」者,謂至得身成就,身得畢竟轉依故。

      大身者,一切眾生身攝身故。若於此家長夜願生,既得生已,便得彼身,是名2、妙身平等智。

      復有五種平等因緣:(1)监惡平等,(2)法無我平等,(3)斷相應平等,(4)無希望心相應平等,(5)一切菩薩證道平等。

      得此等故,得為大身,攝一切眾生大身故,於彼身中安立非自非他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世尊!如來說人身妙大,則非大身,是故如來說名大身」等者,於此妙身等中,安立第一義。如是等是為得智慧。

      云何離慢?經言「須菩提!菩薩亦如是。若作是言:我當滅度無量眾生」等。此云何可知?若作是念,我滅度眾生,我是菩薩,應知。此是慢者,非實義菩薩。為顯示此故,經言「是故佛說一切法無眾生」等,若菩薩有眾生念,則不得妙身大身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若菩薩作是言:『我莊嚴佛國土。』是不名菩薩。何以故?如來說莊嚴佛土莊嚴佛土者,即非莊嚴,是名莊嚴佛國土。須菩提!若菩薩通達無我、無我法者,如來說名真是菩薩菩薩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(三)「行所住處」中﹝十八﹞上求佛地。應知,彼地復有六種具足攝轉依具足:1、國土淨具足,2、無上見智淨具足,3、福自在具足,4、身具足,5、語具足,6、心具足。

      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1、為國土淨具足三摩皱帝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作是言:我莊嚴佛國土,是不名菩薩」如是等,此義為於共見正行中轉故,為斷彼故,安立第一義。經言「即非莊嚴,是名莊嚴國土」等。

      又經言「須菩提!若菩薩通達無我無我法」者,此言為二種無我故,謂人無我法無我。

      又經言「如來說名菩薩」,菩薩者為於彼二種無我中二種正覺故。此等云何顯示?若言我成就即為人我,取莊嚴國土者是法我取,此非菩薩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肉眼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有肉眼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天眼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有天眼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慧眼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有慧眼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法眼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有法眼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佛眼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有佛眼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恆河中所有沙,佛說是沙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,世尊!如來說是沙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一恆河中所有沙,有如是等恆河,是諸恆河所有沙數佛世界,如是世界,寧為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彼世界甚多,世尊!」佛言:「須菩提!爾所世界中,所有眾生,若干種心住,如來悉知。何以故?如來說諸心住,皆為非心住,是名為心住。何以故?須菩提!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2、為無上見智淨具足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有肉眼不?」如是等於中二種:(1)為見淨,(2)為智淨。

      如來不唯有慧眼,為令知見淨勝故,顯示有五種眼。若異此則唯求慧眼見淨故,於中略說有四種眼,謂色攝,第一義諦攝,世諦攝,一切種一切應知攝。

      色攝復有二種,謂法界(編者註:「界」一本作「果」)修果。此為五眼监境界故。是初色攝第一義智力故。世智不顛倒轉,是故第一義諦攝在先,於中為人說法,若彼法為彼人施設,此智說名法眼,一切應知中,一切種無功用智,說名佛眼,此等名(1)為見淨。

      如經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恒河中所有沙」如是等,此(2)為智淨。

      於中心住者,謂三世心,若干種者,應知有二種,謂染及淨,即是共欲心、離欲心等,「世」者說過去等分,於此二中安立第一義故。經言「如來說諸心住皆為非心住,乃至過去心不可得」等。

      於中「過去心不可得」者,已滅故,「未來」者未有故,「現在」者第一義故,為應知中證故。安立「見」為教彼,彼眾生寂靜心故,安立「智」。於此智淨中,說心住即非心住,如是見淨中,何故不說眼即非也。以一住處故,見智淨後安立第一義故,初亦得成就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,是善男子善女人,以是因緣,得福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是!世尊!此人以是因緣,得福甚多。」佛言:「如是如是,須菩提!彼善男子善女人,以是因緣,得福德聚多。須菩提!若福德聚有實,如來則不說福德聚福德聚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3、為福自在具足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若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」等,於中亦安立第一義故,經言「須菩提!若福德聚有實」等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如來不應以色身見。何以故?如來說具足色身,即非具足色身,是故如來說名具足色身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。何以故?如來說諸相具足,即非具足,是故如來說名諸相具足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4、為身具足故,於中復有二種:(1)為好具足,(2)為相具足。

      為好具足故,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?」如是等,於中亦以安立第一義故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說非具足等為相身具足」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?」如是等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汝謂如來作是念:我當有所說法耶?須菩提!莫作是念。何以故?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,則為謗佛,不能解我所說故。何以故?須菩提!如來說法說法者,無法可說,是名說法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5、為語具足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汝謂如來作是念,我當有所說法耶?」如是等,於中安立第一義故。經言「如來說法說法者」等。

     

      【爾時,慧命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頗有眾生,於未來世,聞說是法,生信心不?」佛言:「須菩提!彼非眾生,非不眾生。何以故?須菩提!眾生眾生者,如來說非眾生,是名眾生。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﹝十八﹞「上求佛地」中6、心具足。

      於心具足中復有六種:(1)為念處,(2)為正覺,(3)為施設大利法,(4)為攝取法身,(5)為不住生死涅槃,(6)為行住淨,應知。

      於6、「心具足」中(1)為念處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世尊!頗有眾生於未來世,聞說是法生信心不?」如是等,此處「於諸眾生」中,顯示如世尊念處故,「彼非眾生」者,第一義故;「非不眾生」者,世諦故。

      「是人即為希有第一」者,顯示說第一義,是不共及相應故。此文如前說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言: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世尊,無有少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佛言:「如是如是,須菩提!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乃至無有少法可得,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復次,須菩提!是法平等,無有高下,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以無眾生無人無壽者,得平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修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須菩提!所言善法善法者,如來說非善法,是名善法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於彼6、「心具足」中(2)為正覺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」如是等,於中「無有法」者,為離有見過,已顯示菩提及菩提道故。

      彼復顯示菩提,有二種因緣,謂阿耨多羅語故,三藐三佛陀語故。

      於中經言「無有少法如來得阿耨多羅」者,此為阿耨多羅語故,此顯示菩提自相故。菩提解脫相故,彼中無微塵許法有體,是故亦不可得,亦無所有,應知。

      經言「復次,須菩提!是法平等」者,為三藐三佛陀語故,顯示菩提者人平等相。於中「平等」者,以菩提法故得知是佛,此中經言「無有高下」者,顯示一切諸佛第一義中,壽命等無高下故。

      經言「以無眾生無人無壽者,得平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顯示菩提,於生死法平等相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者,顯示菩提道故。

      經言「所言善法善法者,如來說非善法。是名善法」等者,此安立第一義相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三千大千世界中,所有諸須彌山王,如是等七寶聚,有人持用布施,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,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讀誦,為他人說,於前福德,百分不及一,千分不及一,百千萬分不及一,歌羅分不及一,數分不及一,優波尼沙陀分不及一,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汝謂如來作是念,我度眾生耶?須菩提!莫作是見。何以故?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若有實眾生如來度者,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相。須菩提!如來說有我者,則非有我,而毛道凡夫生者以為有我。須菩提!毛道凡夫生者,如來說名非生,是故言毛道凡夫生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於彼6、「心具足」中,為(3)施設大利法故。

      經言「三千大千世界中,所有諸須彌山王,」如是等,於中為安立第一義教授故。

      經言「汝謂如來作是念:我度眾生耶?」如是等,又經言「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相」等者。

      此有何義?如來如爾焰而知,是故若有眾生相,如來則為有我取;若實無我而言有我取,為離此著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如來說有我者,則非有我,」如是等。是故但小兒凡夫有如是取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毛道凡夫生者,如來說名非生,是故言毛道凡夫生」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相成就得見如來不?」須菩提言:「如我解如來所說義,不以相成就得見如來。」佛言:「如是如是!須菩提!不以相成就得見如來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若以相成就觀如來者,轉輪聖王應是如來,是故非以相成就得見如來。」爾時,世尊而說偈言:「若以色見我,以音聲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見如來。彼如來妙體,即法身諸佛,法體不可見,彼識不能知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須菩提!莫作是念:如來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於彼6、「心具足」中,為(4)攝取法身,故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可以相成就得見如來不?」如是等。於中初偈顯示如所不應見不可見故。云何不可見?諸見世諦故。

      「是人行邪靜」者,定名為靜;「以得禪」者,說名寂靜;說名寂靜者故,又復禪名思惟修故。

      於中「思」者意所攝,「修」者識所攝,言「寂靜」者,即說覺及識,此世諦所攝,應知。

      「彼不能見(編者註:此處疑漏一「佛」字)」者,謂彼世諦行者。第二偈顯示如彼不應見,及不應因緣。謂初分次分於中偈言「以法應見佛」者,法者謂真如義也。

      此何因緣?偈言:導師法為身故,以如為緣故,出生諸佛淨身此不可見,但應見法故彼不應見。復何因緣故不可見?以彼法真如相故,非如言說而知,唯自證知故,不如言說者,非見實不能知故,為顯示此義故。

      偈言:法體不可見,彼識不能知故。於此住處中得顯示以法身應見如來,非以相具足故。若爾如來雖不應以相具足見,應相具足為因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離此著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如來可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須菩提!莫作是念等」者,此義明相具足,體非菩提,亦不以相具足為因也。以相是色自性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汝若作是念,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說諸法斷滅相。須菩提!莫作是念。何以故?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說諸法斷滅相,何以故?菩薩摩訶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於法不說斷滅相故。須菩提!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滿恆河沙等世界七寶,持用布施。若有菩薩,知一切法無我,得無生法忍。此功德勝前所得福德。須菩提!以諸菩薩不取福德故。」須菩提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不取福德?」佛言:「須菩提!菩薩受福德,不取福德,是故菩薩取福德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於彼6、「心具足」中,為(5)不住生死涅槃故。於中有二:A、為不住涅槃,B、為不住生死。

      A、為不住涅槃故,「須菩提!汝若作是念: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說諸法斷滅相,」如是等。

      於中經言「於法不說斷滅」者,謂如所住法而通達,不斷一切生死影像法,於涅槃自在行利益眾生事,此中為遮一向寂靜故,顯示不住涅槃,若不住涅槃應受生死苦惱,為離此著,顯示不住流轉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以滿恒河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,」如是等。

      B、於中經言「無我無生法忍」者何義?如來於有為法得自在故。無彼生死法我,又非業煩惱力生故。無生故名無我,無生者,此中云何得顯示?如說攝取餘福,尚於生死中不受苦惱,何況菩薩於無我無生法中得忍,已所生福德勝多於彼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以諸菩薩不取福德」者,此顯示不住生死故。若住生死即受福聚。

      又經言「須菩提白佛言,世尊菩薩不取福德」者,此有何義?以世尊於餘處說應受福聚故。

      經言「佛言:須菩提!菩薩受福德不取福德,是故菩薩取福德」者,此顯示以方便應受而不應取故。受者說有故,取者修彼道故,如福聚及果中皆不應著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若有人言:如來若去若來若住若坐若臥,是人不解我所說義。何以故?如來者,無所至去,無所從來,故名如來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於6、「心具足」中為(6)行住淨。

      於中復有三種:A、威儀行住,B、名色觀破自在行住,C、不染行住,應知。

      (6)「行住淨」中A、為威儀行住故。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人言,如來若去若來」等,於中行者謂去來,住者謂餘威儀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塵。復以爾許微塵世界,碎為微塵阿僧祇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是微塵眾,寧為多不?」須菩提言:「彼微塵眾甚多!世尊!何以故?若是微塵眾實有者,佛則不說是微塵眾。何以故?佛說微塵眾,則非微塵眾,是故佛說微塵眾。世尊!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,則非世界,是故佛說三千大千世界。何以故?若世界實有者,則是一合相。如來說一合相,則非一合相,是故佛說一合相。」佛言:「須菩提!一合相者,則是不可說,但凡夫之人,貪著其事。何以故?須菩提!若人如是言: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。須菩提!於意云何?是人所說,為正語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!世尊!何以故?世尊!如來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,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,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。」「須菩提!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於一切法,應如是知,如是見,如是信,如是不住法相。何以故?須菩提!所言法相法相者,如來說即非法相,是名法相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為(6)「行住淨」中B、破名色身自在行住故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善男子善女人,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塵,」如是等,於中細末方便,乃無所見方便等,此破如前說,應知。經言「彼微塵眾甚多,世尊!」者,是細末方便。經言「若是微塵眾實有者,佛則不說是微塵眾」等者,是為無所見方便。

      此說有何義?若微塵眾第一義是有者,世尊則不說非聚。經言「佛說微塵眾,則非微塵眾,是故佛說微塵眾」,以此聚體不成故。若異此者,雖不說亦自知是聚,何義須說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」等者,此是無所見方便,此破名身,亦如前說,應知。於中「世界」者,謂明眾生世故,彼唯名身得名故。

      經言「若世界實有者,則是一合相」者,於中為咛說;若世界若微塵界故,有二種摶取:謂一摶取及差別摶取,眾生類眾生世界有者,此為一摶取;微塵有者,此為差別摶取,以取微塵眾集故。

      經言「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」等者,此上座須菩提安立第一義故,世尊為成就如是義故,經說「一合相者,即是不可說」等。此何所顯示?世言說故有,彼摶取第一義故。彼法不可說,彼小兒凡夫如言說取,非第一義,已說無所見方便,破義未說,無所見中入相應三昧時不分別,謂如所不分別,及何人何法何方便?云何不分別?此後具說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若人如是言,佛說我見」等,以等顯示如所不分別。云何得顯示?如外道說我,如來說為我見故,安置人無我;又為說有此我見故,安置法無我,若有彼我見是見所攝如是觀察菩薩入相應三昧時,不復分別,即此觀察為入方便。

      經言「須菩提!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」者,此顯示無分別人。

      經言「於一切法」者,此顯示於何法不分別,經言「應如是知、如是見、如是信」者,此顯示增上心、增上智故,於無分別中知見勝解,於中若智依止奢摩他故知,依止毘皱舍那故見。此二依止三摩提故,勝解以三摩提自在故,解內攀緣影像彼名勝解。

      經言「如是不住法相」者,此正顯示無分別。

      經言「所言法相法相者,如來說即非法相,是名法相」者,此顯示法相中不共義及相應義,如前已說,如是一切住處中,相應三摩提方便亦爾,應知。欲願及攝散二種如前所說,更無別義,是故不復說其方便。

     

      【「須菩提!若有菩薩摩訶薩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,持用布施。若有善男子善女人,發菩薩心者,於此般若波羅蜜經,乃至四句偈等,受持讀誦,為他人說,其福德勝彼無量阿僧祇。云何為人演說而不名說,是名為說。」爾時,世尊而說偈言:「一切有為法,如星翳燈幻,露泡夢電雲,應作如是觀」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此下為(6)「行住淨」中C、不染行住,於中二種:(A)為說法不染,(B)為流轉不染。

      (A)為說法不染故,經言「須菩提!若有菩薩摩訶薩,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」如是等,此何所顯示?以有如是大利益故,決定應演說,如是演說而無所染。

      經言「云何為人演說而不名說,是名為說」者,此有何義?顯示不可言說故,不演說彼法,有可說體應如是演說,若異此者,則為染說,以顛倒義故,又如是說時,不求信敬等,亦為無染說法。

      (B)為流轉無染故,經說「偈言:一切有為法,如星翳燈幻」等,此偈顯示四種有為相:a、自性相,b、者所住味相,c、隨順過失相,d、隨順出離相。

      於中a、自性相者,共相見識此相如星,應如是見。何以故?無智闇中有彼光故,有智明中無彼光故。

      人法我見如翳,應如是見。何以故?以取無義故。識如燈,應如是見。何以故?渴愛潤取緣故熾然。

      於中著b、所住味相者,味著顛倒境界故,彼如幻,應如是見。何以故?以顛倒見故。

      於中c、隨順過失相者,無常等隨順故;彼露譬喻者,顯示相體無有,以隨順無常故;彼泡譬喻者,顯示隨順苦體,以受如泡故。

      若有受皆是苦,以三苦故,隨有應知,彼苦生故,是苦苦;破滅故,是壞苦;不相離故,是行苦。復於第四禪及無色中,立不苦不樂受,以勝故。

      於中d、隨順出離相者,隨順人法無我,以攀緣故,得出離故。說無我以為出離也。隨順者,謂過去等行,以夢等譬喻,顯示彼過去行,以所念處故如夢。現在者不久時住,故如電,未來者彼监惡種子似虛空,引心出,故如雲。如是知三世行轉生已,則通達無我,此顯示隨順出離相故。

     

      【佛說是經已,長老須菩提,及諸比丘比丘尼、優婆塞優婆夷、菩薩摩訶薩、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乾闥婆等,聞佛所說,皆大歡喜,信受奉行。】

     

      論曰:偈言

      若聞如是義  於大乘無覺

      我念過於石  究竟無因故

      下人於深法  不能覺及信

      世人多如此  是故法荒唐(編者註:「唐」一本作「廢」)